长治统计信息网 欢迎您!当前时间:
数海扬帆
您当前位置:长治市统计信息网 >> 统计文化 >> 数海扬帆 >> 浏览文章

    办公室窗前的柳树

    时间:2016年07月22日    作者:周卫平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
      

     前几天,一连几场的阴雨让我好生寂闷,站在办公室窗前,仰望天空浮云悠悠,时灰时暗,淅淅的雨丝默默地倾情于地下,绿树似翠。凝视窗下春来春去的花木,繁花似锦的花朵已落尽,碧绿早成阴了。一棵老柳树静静地直立楼房其间、办公室窗前,树冠生机盎然,又焕发新姿。炎炎夏日,那一场多年不遇的疾风骤雨,树枝枝叉叉上的柳叶被冰雹催折一地,残枝落叶早被保洁员清理的一干二净。斑斓的阳光缓缓倾洒进办公室屋内,轻轻推开一扇窗户,鸟儿啾啾着从窗外飞过,坐看窗外,聆听心语,云卷云舒,抬首望去,风姿阿娜的柳叶万种风情,一长丝枝梢随风舞动,有一种蓬勃向上、遮阳挡风、能屈能伸的壮美,则给人以清香、澹泊的感觉,略显几点温馨、情感,让人心怀感动。

     每天,上下班人要从市政府院二号楼前那棵老柳树下经过。每当春夏之际,抬头满眼墨绿生机,躲在绿荫间的柳叶不时向路过人发出微笑的阳光,全身感觉到轻盈的风也舒爽了起来,工作或回家心情惬意而舒畅,。阳春三月,春风拂过,二三片绿黄嫩叶中夹着柳絮,悬挂于细长、柔软下垂枝梢间。站在柳树面前,瞻顾枝枝叶叶,我闻到了一股亲近的乡村味道,悄然而起,瞬间溢满心底。那弯曲的干和枝,那枝杈间茂密的绿叶,那绿叶间串串柳絮,带着遥远年月的氛围,使我不经意间走进了童年的生活。看见那嫩柳叶,我想起我那个童年的时代,品尝他,我想起苦中有甜、甜中带涩的特殊味道。 

     弹指一挥间,往事如烟。记忆中还依稀记得,在童年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里,围绕着柳树发生在身边的故事,每个农村孩子从吃到用都能讲上半天。我小时生活在乡村,小河边长着有一个人抱不住的三棵高大柳树,枝繁叶茂,婆娑生姿,潇潇洒洒。农历四月中间柳树发出小叶芽,叫上几个伙伴到河滩上边玩耍边拧杨树枝做成哨子吹,顺便也看柳叶长大了没有,等大人说柳叶能吃了,搬几块石头垫到树底下垒高,下推上拉,一个个爬到柳树枝叉上,有的小孩将衣服一脱用柳枝捆扎两个袖口,象褡裢式背在肩上,有的把上衣扎到裤子里解开两个扣子,一把一把将捋的柳叶装满衣袖子和上衣,你扶我我帮你再从树上慢慢下来,当时与现在不可同语,还没有生产研制出塑料袋和编织袋。柳叶锅里煮一煮,放点盐、滴几滴麻油没什么佐料就能吃,及便村上有醋的农户也是自酿可数几家。嘴咀嚼柳叶涩带苦却肚中饿又香,颇有改善生活的大架势,弟兄几个狼吞虎咽一盘吃光,直到柳叶老的不能吃为止。进入中暑之后 ,伙伴们用铲刀砍下嫩柳枝脱去外皮,露出白白、弯弯枝条,村民坐在河边泡湿变软,编笊篱和筐子。“文革”期间,那三棵自留柳树也被允公被砍伐,粗身的拉锯成木板做了课桌,粗枝用作打桩堵汾河洪水治理滩地。孩童往事,虽然走过岁月沧桑几十年,但依然在拔动着心弦,扣动着心底的骄美芬芳,感谢童年的故乡云,成为挥之不去的怀念情结。

     如流的岁月,悄然流逝。每天,我上班时或站或坐,一抬头不经转眼,余光都能望见窗前这株柳树,那千枝万重的尖尖柳叶,如同人生一本本写满生活经历的日记,俯身能到处拾起一段段陈年往事,时时想起值得感念的一切琐事。在单位办公室南面,有一座二层小白楼,原为市防空办的调度指挥中心,听说是“深挖洞、广积粮、准备打仗”那个年代建成的,隶属当时的长治市武装部。三十几年前,市政府院内南北两幄楼前全是一片空旷地,砖垒围墙头将英雄路分割,综合中心大楼所在地原为大片加拿大杨树林,株株笔直冲天挺拔。市政府后勤科每年春天,要组织院内各单位口上职工,按地片翻地施肥种金皇后玉米,夏天间苗锄草,按单位分点嫩玉茭穗、秋天统一按价收回老玉米穗,大卡车拉给市“五七”干校,割掉地里玉茭秸杆捆整齐,才算一年种地完事,当时单位干农活家具如农户一样多,样样齐全,人手多时相互借换使用,不象现在楼里单位间,老死不相往来。每两个星期六下午四五点钟,雷打不动,一声令下,各单位领导人带队,男女老少齐出动打扫一次院内卫生责任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引领青少年价值主流的五讲四美,一年总有几次室内卫生大检查,窗明几净,门脑上无灰尘。时过境迁,现在各单位办公环境装修一新,电脑上处理办文信函、统计数据汇总审核,上下楼道和院里都有人打扫,草坪园丁承包管护,全员出动打扫卫生的次数相对少了,仅有冬天下大雪才去清扫一半次。

     光阴似箭,转眼又是春暖花开。上世纪八十年初,有一位身穿绿军装的人防办转业干部姓李,个子不高,一个人住在小楼一层小屋里,偶尔见自己做饭改善一下生活,到今日直呼其姓不知其名。当时我刚参加工作,孤身一人,人生地不熟,如兄长一样在饭桌上经常问长问短。四月的一天,老李在小二层楼旁空地上,栽下有拇指粗两行十来棵小柳树枝,春夏之季还要种点玉茭、蔬菜、花草之类作物,上灶职工每天到机关食堂吃饭,必经过这块小柳树旁边,不时赏老李的杰作,吃饭时免不了夸奖、争论一番。随着院内盖楼房扩建的多种变故,曾是满眼绿色的大片杨柳树砍伐殆尽,已消失无影无踪,那两排还没长大的小柳树也不例外被诛杀掉。而却不知什么前因后果,还是砍树人心慈手软,刀下留情,仅有一棵小柳树免受锯砍之苦。斗转星移,寒来暑往,小柳树在阳光和雨露的经心抚育下,如今已长成参天大树。我实在记不起来了,是那一天早晨,在上班路上还这位老李大哥相遇,问其七十有八岁,提起当年我参加工作一块食堂吃饭情景,还是那么津津乐道,面善祥和,满脸笑容,回想起那曾经美好的昨天,仿佛又一度迎来那阳光灿烂的春天,温暖着彼此的心窝。佛惮有悟,红尘世间,茫茫人海中相遇,本身就是平淡中幸福的挂牵,美丽的机缘!

    光阴荏苒,一晃眼三十多年过去。统计人与那棵柳树接下深情厚谊,每次打开南边窗户,首先一捧绿意印入眼帘,享受着独一处的自然风景,相互结伴着统计工作的韫素,你用白纸黑字承载着十个阿拉伯数据的曲线变化,她无声无息记录着四季空间的更迭。春光明媚,放眼望去,柳树枝梢由灰变绿,迎来了春天的与温情,柳絮到处飞扬,瞥见了花草的嫣红和翠绿。正值盛夏望去,可见墨绿成荫,蝉鸣鸟叫,缕缕曙光

        挥洒向密密匝匝的叶面,闪闪金光四射,脉脉余晖从浓绿的枝叶间透过来,温柔而静谧,涌动的小小叶子随风柔情飘拂轻吟浅唱,犹如绿色的海洋逐浪排高。秋阳和煦,大地正收获着丰收硕果的喜悦,远远望去,寒霜把墨绿柳叶渲染为把浅淡淡金黄,夕阳的辉光映照着金黄的子叶,呈现出一种别样的橙色和柠檬黄。凛冽冬日,抬头仰视,可望着柳树空虚的枝头,伸向天空的躯干,光秃秃嶙峋的树干和岁月于树皮镌刻的粗糙痕迹,似乎听到了它在伤感中浅吟低唱,感到了萧瑟的落寞与深沉,优雅地表演完成了四季轮回的使命更迭。但想到它盛夏时为人们撑荫避暑,饥荒年代充饥,有这样的无私襟怀的确令人钦佩。

     合目思之,我情不自禁用心去抚摸着那棵柳树粗干上的斑驳印痕,如同梳理着我心中沧桑的以往。三十五载光阴,一颦一笑如白驹过隙,缓缓走向流年的出口,徐徐清风吹落着那陈年的脉络。偶尔回忆起来,时光却在自己在额头上新添出一道道沧桑,一抹青丝曾让岁末给新增几白发,悴了容颜,心灵如花,甜酸苦辣,享受着收获的丰果。重拾昨日的馨香,咀嚼甘甜的记忆,心神淡定的快乐,感知岁月的温度,人生路上艳丽夺目,感谢美好的酿造者。过往一段岁月的联想,不时翻开尘封于旧书卷中的拙文、分析、故事、普查、生活、工作油悠然而升,就象为自己冲的一杯清茶,涩涩入口,留香绵长,沁人心脾,历经风霜,芬芳如故。

     柳树,在千姿百态,娇媚万千的群花结果树木中,没有那么多鲜艳夺目的春花秋实,甚至也不是千年腐烂空洞的精灵神树。既无松柏那样伟岸挺拔矗立高山,也无杨树那样宁直不屈的个性品质。柳树,有土有水,春天随便插入土里就能成活,护河坝基改善生态环境根系发达,给点阳光就灿烂。

    办公室窗前的柳树,他日月同辉,见证了长治三十多年的统计工作大发展历程,感受了经济社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栉风沐雨,凝视着同事们们在工作岗位上忘情的辛勤耕耘,纪录着昨天重复的故事;他披星戴月,守望着办公室加班通明的灯光,结伴迎来黎明的曙光。

     呵!生长在办公室窗前的柳树,要求人给予甚少,给予人甚多,真真是大自然的子民,我也说不出美景在何处何方?既不是开出朵朵红花的红柳,也不是生长在盐碱地“五不死”的沙柳,更不是体态轻盈、翩翩起舞、风姿秀出的垂柳,而是插枝条、 易成活的普通再普通的一棵旱柳。然而,只要心怀美好,柳树如花;心持正念,柳树如月,心怀怡然,柳树如云。窗前的柳树,素素的妆,淡淡的美,悄悄的雅,牵住我的眼神,留住我的脚步。

        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 办公室窗前的柳树,在人生无法重复的过程中,无论时光如何变换,他依然是我心中不变的风景,依然是让我心中充满着明媚的阳光。他仪态万千,让我痴情、向往,在我的记忆之中,带来了不变的信心,增强了永恒的勇气,书写出茁壮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