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统计信息网 欢迎您!当前时间:
数海扬帆
您当前位置:长治市统计信息网 >> 统计文化 >> 数海扬帆 >> 浏览文章

    又见算盘响

    时间:2016年07月29日    作者:统计局 周卫平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
      

    近半年以来,曾多次对办公室两个书柜的书、资料、稿件进行了归类整理 。在清理书柜底层时,翻腾出一架用过的、过时的、蒙尘纳垢的旧算盘。木制,干枣色,上下框分两档和五档珠,有十三排木珠,其中有两粒檀香木算珠,盘珠精巧,大小均匀,玲珑精致,拔动算珠时,发出淡淡清香味。尽管算盘外框油漆斑驳,算盘檀木珠丢失了两档,见其一下子捅开昔日的尘封,激活了我的记忆,耳边响起那有节奏的噼里啪啦,噼里唰啦,清盘唰唰几声响音。

    时世推移,千年沧桑。说起算盘,许多人似乎不屑一顾,觉得没有什么可值得留恋,年轻人对珠算毫无所知。然而不知,在古代,上至皇家城邦,中至商贾富庶,下至平民百姓,社会经济活动的交换过程中是须臾离不开这小小算盘。在近代,没有普及和使用计算机之前,我国的“两弹一星”、陈锦润“哥德巴赫猜想”大量数据计算中曾经用到过算盘,更不用多说企业、会计、统计核算那是寸步不离算盘。不是有两句成语“精打细算、如意算盘” 将把算盘喻意刻画的入木三分。算盘,平实就像路上砖逢一株小草,千人万踩中悄悄地蓬勃生长,却在电子洪流时代中走向枯黄,这些年头没有人多去关怀它的存在,但“三下五去二、一去九进一……”的技艺,在我心中塞满了记忆与温暖。

    我长久凝视着昔日的“老朋友”算盘,淡淡清香早已飞天,多年前的陈事旧影,历历在目。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刚参加工作的一个星期之后,单位统一发的,当时一架算盘大概是七块钱那时可为最值钱的物件,也成为自身端好“饭碗”的私有工具。它一直跟随我使用到九十年代中期,二十年后算彻底完成其历史使命,该告老还乡,颐千年。自从局里科室有了计算机,这把算盘孤独躲藏在柜子角落,被主人渐行渐忘,难免有点刀枪入厍,马放南山的感觉。曾多次搬换办公房间,其它东西可弃丢,唯有这架算盘没有舍得扔掉,权当留着日后当纪念珍品来收藏,没有闲心设计问卷去访人调查,估计现成为单位办公室里留存最后一架算盘。

    实物不语,物有华光。算盘历史悠久。虽然目前学者就算盘的起源和出现时间还没有达成统一的观点,但一般认为,早在东汉的数学著作中就提到了珠算;北宋张择端的名画《清明上河图》中,一家药铺的柜台上就画有类似算盘的计算器具;在元代文人的文章和诗词,则已经出现了“算盘”这个词。在考古实物中,河北巨鹿县也曾发掘出宋代的木质算盘珠,和现代算珠毫无两样。这些都表明,算盘至少已拥有了上千年的历史,而且其款式形制变化不是很大。

    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当时没有什么日本卡西欧计算器,统计部门近百种统计报表,全靠统计人手工折叠起一个个企业基层报表或过滤到台帐上,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用算盘来加减乘除汇总。每当月报、季报和年报之时,同事们打算盘如弹拨乐曲,噼里唰啦声响彻满屋和楼道,三指轻松潇洒,上下拔珠节奏强,计算准确无误。看数字要准,算盘定位要准、拔打的对,成为统计人每天的必修课,不然重新拔打N遍,直到全部符合平衡逻辑关系才为无误。曾记的,我刚参加工作时,有一位山西大学学基础物理专业的大学生王老弟,也被分配到局里从事工业统计。有一天上午,老科长见王老弟用计算器汇总数据,顺手把自己的算盘递给这位王弟,接过不知如何拨拉,手足无措,尴尬得无地自容。但还是装模作样打起算盘来,一天没有打对汇总报表数据。每晚上我他相伴加班,练习打算盘汇总数据,有时我打算盘他读数据,有时他打算盘我念数字。近两年的工业月、季、年统计报表,常常是算盘与计算器并用,直至王老弟调走时打起算盘也显的很生硬,猜想调走与珠算或多或少有关。此人,个子高一米八以上,生长在农村,天资聪颖,1978年16岁上高中一年级就考上大学,犹如春雷震天响一样传颂到浮山县穷乡僻壤,成为众多农村学梓奋斗向往的“粉丝”。在局里工作不到两年调到原长治职工大学当老师,尔后又考到山大研究生结业留校,二十一新世纪前一家三口出国留学攻读博士,从事国际光电学科研究,现已定居美国。自古少年天才,确有其惊人之举。现在想起王老弟来,眼光深意味深长。当时不想做中学教书匠,苟且偷安,先抢立足之地,运筹唯帷,再作另攀高之枝,统计工作又回眸一笑,机智果敢得令人叹服。

    双手抚摸着这架算盘,不由浮想联翩,回忆起当时原办公室的场景。1985年10月地市合并前,市统计局在前楼三层,南北两头通道各3间大办公室。每年,阳春四月,惠风和畅,从南边办公室举目那好看白色花蕊一串串一簇簇坠在绿色的枝干上,到处飘香的洋槐花,嗅着那满满的香味,不时有阵阵清香,从窗口随风吹来,沁人心脾芬芳骨质;把北边办公室窗户推开,楼底三面丁树白色、紫色枝头绽放,迎着微微春风,一股清香的醇绵悠长佛面,闭目仔细嗅嗅一缕淡淡的香,仿佛那香味是从一发黄的报表纸张里飘来。正是统计季报之时,办公室同仁们撷一朵白或紫的花插入灌头,来充盈工作疲劳的心灵,只要闻到或丁香花香,便会刻神清气爽,算盘‘噼噼啪啪’的独特节拍韵致,正弥漫于屋内和楼道,那清脆耳乐动听的高低、快慢拔珠感 ,犹如共同演奏一首贝多芬《田园》的交响曲,算珠上下翻滚诠释着统计数据的活力现已洋树,由碗粗长成一人抱不住、跃过楼顶的大树,年年花相似芬,依旧沁人心屝,然而丁香树堙没,早已灰烬沃田。岁月悠长,时光变迁,但对那份丁香花的惦念常萦绕在心田,犹如刚打开的一坛陈年老酒,醇美香飘,醉人迷恋。

    回想起不绝于耳的算盘噼啪声承载着很多美好的记忆。我情不自禁竖起算盘,擅动算珠归快速归位,用僵硬手指再次拔拉起 “625”相加8次为5000,感觉到拨拉算盘时如知亲近,如见知音, 得心应手,连连打了几遍非常开心。

    拔动的是算盘,感悟的是往事。我对算盘有着清晰而温暖的记忆,童年时代就是伴随着它一路走过来的。我的老父亲在抗美援朝部队、县里粮食、文化部门一辈子都从事会计工作,手没有离开算盘子半步,坚信打算盘是一个好把式的主,我从小耳濡目染,对其略知一二。但让我真正接触算盘是上中专学商业统计专业,第一学年每星期安排二节珠算课程,单凭着“二一添作五,逢二进成十”、“三下五去二、一去九进一”这些口诀以及一架算盘,参加校组织三次珠算分组选拔赛名落松山。自迈出农门,两件事与算盘技能差,有着牵扯不断的丝连,记忆刻骨铭心,终生难以忘怀。

    其一,1982年五一节刚过到忻县地区百货公司实学,公司搞统计年青人是一个铁杆球迷,见来了3个实学生,不怕扣月勤奖金,干脆请假半个月看世界杯足球赛。上半年县级及本公司下属21单位季报表,第一次见到现实版折叠汇总表,三人磨掌擦拳,暗暗下足了案头功夫。一个人读数两人一遍又一遍打算盘,头昏脑胀两天也没有把数据打准确,填对各种报表,还是计统科老科长帮忙,才按时报出表,深深感觉到书本知识与商业统计工作实际相差甚远。三个实习生围桌驻足,聆听着科长训示、安慰,个个羞愧一下子涨得通红,仿佛是惊惊惶惶乱窜的小麻雀,自愧弗如,无地自容。时到今日,我想起当时的情景,依然心里不瑜,成为三十多年来之痒。

    其二,参加工作之后第一个年头,4个人每人承担25调查任务,每月骑自行车上门收取记帐本、汇总、过滤到台帐上,按4份综合表再折叠加总成100户各种季、年报表。记的那年腊月二十三,上党古城寒风刺骨,夜空炮声震天响,过年味道渐近渐浓,机关大院路灯灰暗,楼道到处一片漆黑。由于自己归心似箭回家迫切,茅随自鉴,独自一人夜里加班汇总、腾写完住户调查年报表,想在第二天上午写出说明,晚上12点坐火车早上六点半到太原,上班就能把年报送到省统计局,即刻能回家过年。往往心比天高,事与愿违,珠算技不精,上千个数据一通霄也没有汇总对,多错不平。当时办公楼暖气是气暖,送热不送冷,尤其是后半夜,冻的手都不能拔拉算盘珠子,加之心急火燎N遍算盘核对,打一遍是一个数再打一遍又是一个数,始终没有全部合计对。可能确实是自己身心太困窘、办公室太冷了,穿着局里发的劳保黑兰棉大衣,不知什么时辰爬在桌子上着了,直至上班人楼道走动的脚步声才惊醒。上班之后,还是原在市农业银行工作同事算盘过硬,又重新打了一遍,才算大功告成。年报中午下班前搞定,我那只打算盘的右手也猛地松开了,有新鲜蓬松的血,重新灌注四肢百骸,感到单位人间的温暖。

    光阴似世,时移世易如今,计算器普及替代了算盘的实用功能珠算已经渐渐淡出人们的工作和生活,算盘噼噼啪啪声灭迹仅仅近二十年时间,算盘淡出世人的视线那么快,有点让人始料不及的感觉,仿佛一夜间就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各大商城柜台上,日新月异的各式各样的计算机,从美国的286、386到国产联想486、586……,从台式到一体机再到平板式计算机,不断推陈出新,接应不

    算盘,千年演进,简单易学,加减除,运算便捷。过去许多民间不识字老人也是珠算达人、珠算大师。现在有特色小学、私人开设的心算、手算,常与算盘配合来计算。一个比较熟练算盘能手,在加减五六位数运算中要比计算机快,除计算方面略显拙。算盘走过千年,古人练习珠算总结出许多方法技能,噼里啪啦拨算珠道,从数字1一直加到100,“1 2 3 4……加到36,得出的数为666;再加到77,得出3003;最后加到100时,总共是5005。”在算盘上666、3003及5005这三个数字,珠子的排练非常有规律,学习珠算时,常常拿来练手。民间珠算大师的“上山五个五,下山九三八七五”诗语,实为55555乘以93875的难题,时常用来练指、练脑、练心、练口诀,成为珠算四练方法之一。今日, 长治滨河侧畔的《红色太行》编辑部有个算具展厅,映入眼帘的是数以百计、大小各异的算盘。从明清两朝到民国,从战争年代到新中国成立之初,再到上世纪90年代等不同时期的各式算盘,应有尽有。

    读数时代,小小算盘,纷繁多彩,幽深美丽。这架相知相惜“文物”级的算盘,沉载着我工作学习的真实故事,全力扶助我迅速成长,让我在工作上才有了更多的喜悦与收获,每当我再度一次一次去抚摸,让我去铭记。

    岁月流逝,沧桑巨变。时间改变了古老的算盘,计算机改变了社会经济统计的一切。

    2013年12月4日,中国珠算位列入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珠算入“非遗”乃幸事,仍须继承发扬光大,噼噼啪啪声音渐息的算盘再次被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