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统计信息网 欢迎您!当前时间:
数海扬帆
您当前位置:长治市统计信息网 >> 统计文化 >> 数海扬帆 >> 浏览文章

    闲话棉军帽

    时间:2016年08月26日    作者:统计局 周卫平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
      

    今年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65周年。中央电视台第八频道热播《三八线》电视连续剧,首部正面反映抗美援朝史诗巨制,是抗美援朝题材影视剧的破冰力作,是对这段峥嵘岁月的献礼,责任重大,意义非凡。

    昨晚八点多,我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按着摇控器到21数时央视八频道,眼前一亮中国人民志愿军头上戴着一顶顶棉军帽在视屏晃动,细看字幕正播着《三八线》电视连续剧。瞧见视屏中,映入眼帘影视中移动棉军帽,象空中闪电一样从我脑海一划而过,立马浮现在眼前的是以前家里珍藏多年,曾是当年老父亲赴朝作战头戴过棉军帽,人逝而随去。回望那个血火浇铸的抗美援朝电视剧,让我既模糊又惊奇的年代,惺惺相惜,回忆着这顶帽子外面斑斑油迹,衬里面汗汁渍、脑油黑糊糊浸透两大圆圈,估计父亲或母亲曾多次洗过这顶棉军帽子,苦于当时没有除污洗涤剂脏污陈留下来,永不磨灭的记忆。              

    中国人民志愿军绿色棉军帽上有个帽舌沿,绿色帽绒护耳保暖,左右耳旁有两扣子,两个小圆洞外又有绒小护耳,打起仗来增强听力不受冻,帽子里用缝纫机横缝纵缝好几道线。听父母说棉军帽子里面为蚕丝品,是苏联老大哥的援助“泊来品”,戴在头上显的那么笨重,但为实用又非常抗风保暖。

    光阴荏苒,抗美援朝65年了,穿过漫长的时空隧道,我是否还能象以前电影里,看到隧道那头闪烁的光亮?

    如今,我在电视里的《三八线》里重新看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头上戴的那顶棉军帽,魂牵梦萦,心潮起伏,感慨万千,父亲的音容笑貌瞬时扑面而来,敬仰和思念起父亲悠然陡升。时光倒流,上世纪1950年十月父亲是第一批赴朝的 ,我今日凭情感猜想当时的父亲:身材高大魁梧,方方圆的脸,还不露头身着干部绿军装,胸前挂戴着中国人民志愿军红边黑字灰布胸章,戴上这顶棉军帽,头上别着麦穗红熠熠五星,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我小时见过父亲身穿军装,头戴棉军帽,在国内赴朝前夕与四位战友照过一张像片,父亲与战友们对着照像馆小圆镜照来照去,一定很精神,是很棒的男子汉!一定精神抖擞,心里是美滋滋又高兴的!父亲在像片背面上,潇洒流畅地用钢笔写下战友姓名,1950年9月24日以作留念。照片上父亲头上戴着那顶棉军帽,如是在头顶上顶保国卫家的责任,舍家舍命,英勇顽强,出生入死的进军号,头上红五角星更像朝鲜漫山遍野生长的绚烂红艳艳金达莱花,到了春天花朵缀满枝头,像一把火燃烧红成一片,蔚出一个中华民族不屈的时代最强音,威震世界。

    在那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上,父亲是位负责部队后勤管理干部,日日夜夜为前线作战部队运送补给。1951年8月开始,美军实施了长达10个月的以切断中朝人民军队后方供应为目的的“空中封锁交通线战役”即“绞杀战”。对此,中朝鲜战场上,美军借助空中优势和火炮优势轰炸公路,志愿军前炸后修,边炸边修,白天炸晚上修,筑成了打不垮、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有力保障了部队取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确保运输第一线畅通无阻,决不能中断枪炮弹药吃穿用运输。每天的炮声、飞机声和轰炸声不断,我们志愿军战士非常聪明,发明了“汽车哨兵”。每隔一公里设一个哨卡和一个哨兵,负责侦察飞机,一旦听到飞机的轰鸣声,就鸣枪示意。司机一听到枪声就知道情况来了,立即关灯前进或就地隐蔽,等飞机过去之后再继续前进。

    至今,我还记得非常清楚,刚上小学父亲早上起床,曾问其身上腰间的伤疤,听过父亲讲过那刻骨铭心的赴朝故事。有一天晚上运送补给 ,天上下着雨,到处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道路崎岖,坑洼不平,汽车不敢开灯光,沿着山路行驶,由于司机连续多天白天黑夜开车,车开的开的发旽困眼暒松给睡着了,不小心把车开到沟里 ,修路志愿军发现汽车出事施救,幸好一麻袋食盐圧住父亲身体救了一条性命,司机头部受了重伤及时送到卫生所,后被转送回国内治疗康复,父亲腰部被卫生员用棉纱给作了简单止血的裹包扎处理,并就地将一车物资移交给修路工程兵保管。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决定胜败。父亲只能以钢强般的毅力,忍受着巨烈的腰伤疼痛,拖着疲倦、饥饿、惊恐的七尺身躯,连夜搭坐顺车返回原部队复命报告,不然将会影响前线部队战士的给养。父亲腰部留置的伤痕迹,不碍自然大雅,已成为抗美援朝诗史上,颁发的终身纪念奖品。因为每个生命都残留着时代的印痕,残留着历史的影子。 还有一次冬天的黄昏,汽车运输车队隐蔽在山沟里,一个押车二十多岁小战士到山顶通知部队领取补给,刚走到较为开阔地带还没多远,听到一阵机枪声就长眠于朝鲜土地上。尔后,部队又排来湖南邢叔叔与父亲共事于后勤保障,同一片焦土上孕育着生与死的考验,直至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从此,他乡游子相见,执手相看泪眼,宛若亲兄弟一般,两人战场上结下生死友情,成为割不断的战友加兄弟亲情,1955年底同时从部队转业到山西静乐县并肩工作。 

    1952年年底朝鲜战事处于平稳后,父亲回国养伤休整了几个月,返回部队再次第二次派往朝鲜,做志愿军赴朝结束所用各种物资、费用等清理会计核算工作。这次待遇极然与第一赴朝鲜不同,配发了一个红色牛皮公文包,一双红色牛皮鞋、一双黑色牛皮鞋,用料牛脊梁皮制作精细,堪称上乘制做。父亲在朝鲜又工作近10个月返回祖国的原部队。自从我家1962年10月搬到农村董事起,翻倒腾过无数遍破旧木箱,由于红公文包多年没有上红鞋油擦抹折皱吧吧,打开包里面装有用绣花包各种赴朝各种奖章、军功章、一铁合黑鞋油,箱里放有棉军帽和一双红皮鞋、一双黑皮鞋。两双皮鞋底都磨偏订有铁掌子,可能是父亲在朝鲜工作期间、转业到静乐县都穿过吧。但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父亲穿过这两双红黑皮鞋,后半身也没有穿过一双皮鞋。自1968年7月哥参加工作以后,多次回家过年还见穿过那双黑皮鞋,英俊潇洒,走起路来圪咝圪咝,响声非常好奇乐耳动听,用现在时髦话来说,当时为农村另类显酷达人。那双红皮鞋、公文包没有红鞋油护理,渐渐失去往日光彩照人的风采,农村多次搬家把这些赴朝宝贝东西全给仍掉,唯有那顶棉军帽里外脏兮兮,父亲非常十分珍惜地给保留下来,精心地呵护着心怡忠爱的棉军帽。

    冬天,朝鲜的山川大地上,冰天雪地,零下二三十度,滴水成冰。无数个白天黑夜顶风冒雪,无数次行军押车分送连队给养,无数顿吃饭睡觉住地洞营房,那顶为父亲防寒保暖近年的棉军帽,现在静静地与父亲同卧在黄土洞里。它象雪山顶上的一株绿松,傲霜斗雪 不惧严寒,忠于责守,不辱使命,走完了那段光辉的历程,会永远陪伴父亲终生。

    父亲曾有过二次赴朝鲜经历,永远定格在我小时那混沌记忆中,脸颊曾感到过骄傲自豪,但有个圪搭始终没能解开。在“六二困难”时期,我家属非农户人下放紧靠公路边的农村,那时候起我们兄弟们,从小生长在农村也不懂事,父母每天想的是如何让我们兄弟吃饱饭上做大文章,父亲从来没有讲过自己的前半身工作经历,也没有问过弟兄三人半点上学事。我记的1980年9月收到上中专入学通知书,下午从农村骑车到县城把这好消息告诉父亲,看后通知书哈哈喜笑声响彻办公楼道,并告诉单位上的同事,彻底搬掉了圧抑在父亲心头多年的犹愁石块,何等的心花怒放,灿烂如比。自己幼小,对上世纪六十年前父亲的人生了解更甚少,历史种种原因父亲从来没说过。一天,学校“红小兵”发袖章节时,老师让我回家找大人问清家庭成份,父亲含糊也没说清,我没多敢在问,结果 “红小兵”没当成。现在回想起来,慈父对儿子是疼爱有度有佳的,生怕那顶无形的高压成份帽击跨幼小纯洁的心灵,担心小小年纪背上背着这沉重包袱,将会一蹶不振,仰望悲空,长叹吁终身。特别是受“文化大革命”的大字报冲击,单位上分管父亲领导在办公室自杀了,听村人里对着我背地议论过父亲,在县城街上见过给父亲贴的大字报,当时父亲是县某局会计股股长,属于该接受批斗审查的那一类人群,也就不决为奇。在那种批判氛围中,某单位领导好心一片,让父亲赶快离开是非之地,背上铺盖卷到农村下乡近三年,每月回单位领64元高工资,直到1979年退休费仍为64元折算领取。至今,我也没有弄明白是:父亲家庭成份高到顶,又是华北地区国民党部队投诚起义过来的,更不是中共党员,是什么素因促使部队首长选派他再度赴朝呢?现在坐在办公室,我胡思乱想,推理演义,借用现代统计分析方法、优选法综合可规纳为:父亲小时读过私塾,识文断字,精通计算,众人公认写的一手好毛笔字,仿写过毛体《七律长征》、《沁园春雪》,“文革”农村房墙面画过毛主席彩色正侧身像,当时还不是以政治挂帅、阶级斗争为纲考察人使用人,人与人、人与社会平等关系环境相对宽松融洽,参与过后勤供应工作,第一次赴朝各方面评价为优秀,会计业务素质过硬,不拘一格选人才。只有这些有点微不足道理由,来慰籍自己受伤的心灵,也是最好解惑释疑的答案。

    父亲的那顶棉军帽也承载了我的许多故事,至今令我难以忘怀!小时候,我在农村玩耍溜冰,上小学、担水、拾粪、捡柴,天寒地冻时过这顶棉军帽,忘记了它曾为我防寒保暖过多少回次,无人知晓比村里其他小孩顶薄棉帽子要暖和过多少倍。时到如今,我只记的在头上重,时间长了圧的脖颈疼这一点。一次,我着那顶棉军帽子去村外上学,路过农户门口时,一位大人叫住用双手我抚摸着头上帽子,问其来由。后来稍大点才知,也是一位抗美援朝复转军人,被炮弹震的耳朵有点背,大声说话才能听清楚,大队优军为养路工,每年争着公家钱和村上工分双分,成为村上最羡慕的人物。这位父辈大人,当时可能是看到那顶棉军帽子,触景生情,心潮澎湃,十几年的故事,心想起战友,看到熟悉的棉帽子影子,回想起那朝鲜多次打仗,自己生与死之差半步的情景,疲惫的脸上一定会涌动着我乡见故知的惊喜,戳中他心底最柔软耳聋的泪点和内心情感。当时那个吃少穿年代,着那顶棉军帽,在学校里、村上跑来走去,那简直是鹤立鸡群,棉军帽用现在的话来说更是奢侈品。

    历史具有穿越时空的力量。2012年6月初,自己到吉林省丹东市瞎转游,带着崇敬与敬仰父亲赴朝的自豪感,走进座落于丹东市英华山的抗美援朝纪念馆,重温那一段艰苦卓越的峥嵘岁月,亲身即刻拉近半个世纪前那的战争岁月,仿佛又看到了当年志愿军的英勇壮举。在数公里外的鸭绿江,,见证了百万志愿军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江水仍静静欢快流淌,鸭绿江断桥风吹日晒矗立于江中央,向游船上游弋的人们述说着美军疯狂轰炸侵略朝鲜的滔天罪行。纪念馆外面喇叭《我的祖国》、《英雄赞》豪迈歌声在耳边回荡,想起烽烟的历史,视屏播放着相关题材的纪实通讯、歌曲、电影,甚至成了几代人的精神记忆。我的脚步已经踏进了这座抗美援朝实物与照片的陈列馆,看着那一件件实物,一张张照片,承落着战争的弹火烟尘,血染着战士英勇的风采,一场场战役, 昭示着人类的正义、尊严和力量,呈现出人们对侵略者的憎恨、对生命的热爱和对和平的响往。随着参观陈列内容的移动,或聆听讲解,或驻足凝望,我的内心感情静谧一起波澜起伏,看着、听着、走着,我的心似乎一直在紧紧的收着,脉拔不时跳动加快,能不能在这千张照片中,看到留有熟悉父亲背影的参战影照。说一句心里话,若真有年青时父亲穿着军装的照片,我的确也认不出,终究只是想从照片上再见父亲一面而矣。陈列馆内一尊尊雄伟的黄继光、邱少云、罗盛教等英雄雕像,为完成祖国和人民赋予的使命、慷慨奉献自己一切的革命忠诚精神,仿佛在向参观人们无声地诉说着当年战争的惨烈,一棵棵凝固燃烧汽油弹似乎向大家控诉着倾略者的滴血罪状。

    在纪念馆内设有五个展厅中,我放慢脚步凝视着第五个阵地防御部分的后勤保障每张照片,当年硝烟弭漫的朝鲜战场,道路都被飞机和炮弹炸断,枪林弹雨中肩挑人扛物资上阵地,用石头和土块将大坑填平来保证汽车通行,运输各种作战物资560余万吨。想当年父辈们着那顶顶棉军帽,爬冰卧雪,浴血奋战,一把炒面一把雪,把物质源源不断运送到前线,粉碎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创造了以弱胜强的辉煌战绩,形成了战争史上的运输奇观,更加锤炼出我们民族不屈不挠的精神。

    走出抗美援朝纪念馆,我的思绪久久不能平静。13.3万优秀中华儿女,为打击侵略者、保家卫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在这场异常残酷的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谱写了气吞山河的英雄壮歌,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以弱胜强的光辉典范。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是中国人民近代反帝史上辉煌的纪念碑!

    在抗美援朝纪念馆广场北侧花岗岩石墙上,我掏出手机拍一拍,铭刻着作家魏巍亲笔书写的《谁是最可爱的人》名著全文。《谁是最可爱的人》中有这样一段话:在朝鲜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东西感动着,我的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奔流着。它使我想把一切东西都告诉给我祖国的朋友,但我最急于告诉你们的,是我思想感情的一段重要经历,这就是我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呢?这是用血写出的英雄史诗,字字句句抨击着邪恶,字字句句歌颂着正义,字字句句敲击着每个人的心灵。

    电视剧连续剧《三八线》有38节。看到此,想到此,写到此,,话到此,既感自豪,又感悲壮。象我父亲当年那样,百万头棉军帽子的志愿军跨过鸭绿江,有多少个头着那顶棉军帽,如邱少云、杨根思、黄继光、杨连第、罗胜教英雄们,为国捐躯奉献青春的志愿军将士长眠于长白山脚下绵延的崇山峻岭。那一顶顶棉军帽,是一个民族觉醒后发出的怒吼,那一顶顶棉军帽,是在诠释志着志愿军的坚强信念和勇气,那一顶顶棉军帽,迎来了共和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辉煌,续写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