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统计信息网 欢迎您!当前时间:
数海扬帆
您当前位置:长治市统计信息网 >> 统计文化 >> 数海扬帆 >> 浏览文章

    走马观花南开

    时间:2016年12月16日    作者:统计局 周卫平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
      

    金秋十月,秋高气爽,花簇锦秀,五谷飘香。时至国庆,举国欢庆,国旗飘扬,愉悦喜眉。

    今日天津,风和日丽。我与老伴、儿子、儿媳一家四口人举家而出,驱车驶往心里向往多年的南开大学。尤其是最令人开心的一件大喜事,儿媳准研究生将于10月6日到校报道,算是南开准入学前的一次预演吧。同时,这也是我第二次到南开校园参观。

    早在上中学时期就已熟知南开大学的大名,但太过遥远而又陌生。省局有位1990年南开经济系毕业的同仁成绩卓著高就,《山西日报》每星期四第二版有篇“豆腐块”杂文,读其文知撰稿人为南开中文系毕业。一位与我共事多年学养深厚、温文儒雅,另一位未识且见笔尖针砭时弊犀利,都给在我记忆中留下南开学子的烙印。曾记的记得我第一次来南开大学校园,那是在2009年绿叶葱茏的初夏,与儿子和在天津大学上学的侄子从天大旁门进入南开校园。当时只是在校园小广场抗日联大纪念碑前停留驻足,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没有太多的时间停留,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感受,没有太多的时间去领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膜拜。

    蔚蓝的海河水静静地流淌着,跨过八里台上求实大桥,进入南开大学的南大门,迎面而来的是大门墙壁上毛主席提写的“南开大学”黄色校牌,红色八角校徽格外醒目和端庄靓丽。约走十几分钟,来到主校园区,犹如一股扑面而来书香底蕴,漫透着平淡恬静文化氛围,深深浸透着每个游人的心头。

    今天,恰逢是国庆长假的第一天,南开大学校园内车流有序,人流如织,静谧陶醉,溢于脸颊,高低遥呼相映的教学楼被绿树掩映。曾经仰慕其名有加,天南地北游人而来,已被校园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所陶醉,莘莘学子精英荟萃,毕业栋梁之材勘称。在校园游人中,看见那些外校大学生迈着匆匆脚步,寻觅着昨日想圆而末圆梦之情,穿校服的中学生心胸怀多年奋斗目标,探究向往未来成就追梦之旅。在南开校园里游走的青少年,忽闪着清泉一样透亮的双眸,缤纷童年的神情如阳光雨露,稚嫩的心田里有股上蓬勃向上学习动力,实现父母梦寐以求大学的理想目标。游人中的南开校友再次故地重游,随同与子女或孙子格外显眼,马路深情并茂地讲述当年高考的故事,指手画脚说着四年上学的昔日往事,脸上挂着显而易见的愉悦。

    进入校园大中路上,不时能听到南腔北调问话的口音,打听南开大学的某座建筑,还见到有人手持一张校园风景明信片,询问图片中的雕塑坐落什么地方,应该是像我一样的参观者吧,依然令人感觉在膜拜,依然令人感觉像是在朝圣。

    近靠南开大学南门西侧,伫立着一座造型新颖、风格独特的灰色教学大楼,楼房面东的墙体上有三个金色大字“省身楼”熠熠夺目,挂着南开大学陈省身数学研究所牌子。站在省身楼外往里面瞧,有一尊陈省身先生的半身铜像,隔玻璃窗向内看才猛然知道,他是位美籍华裔数学大师,20世纪伟大的世界著名的华人数学家,微分几何学家,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和多个国家的外籍院士,被国际数学界尊为“微分几何之父”,赞誉为“当代最伟大的数学家”。2009年6月2日,国际数学联盟与陈省身奖基金会联合设立“陈省身奖”,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命名委员会将一颗小行星命名为“陈省身星”。

    南开主楼广场前,绿荫夹道,草坪上多处喷灌转动着,小草绿茵茵的叶子挂满了亮晶晶水珠,朵朵月季花恬淡疏离,让人目不暇接。步入广场中央,四周喷泉池里滚动着时高是时低丝丝水花柱,用花岗岩七层台阶垒起的平台上,矗立着一尊周恩来总理站立的巨型雕像,栩栩如生,面向主楼。我站正仔细端祥,心中的敬仰之情不禁升腾。碑座正面镌刻周恩来手书“我是爱南开的” 6个金色大字,背面的碑记概述了周恩来总理与南开学校的历史渊源。周恩来总理是最杰出的南开大学校友。1917年6月中学毕业赴日本东渡留学, 1919年“五四”运动前夕来回到天津,1919年9月南开大学成立,周恩来免试入该校文科学习,成为南开大学第一期学生,注册号62号。新中国成立以后,周总理分别1951年、1957年、1959年三次回母校视察。今天前往南开大学八里台校区参观的游人,或是即将毕业的南开学子,都会选择这校园标志性景观前拍照留念。

    在大中路边的小广场上,两个棕红色钟形钢架当中的钢梁上悬挂着一口大钟,被称之为南开大学新校钟。原来南开大学有一口老校钟,1937年7月南开校园遭到日寇的轰炸不知所终。1997年南开大学纪念1937年遭到日军炸毁60年之时,新铸造一口校钟,重达3000公斤,钟高1.937米。钟顶部的周边雕刻着60枚八角形校徽图案,寓意60年以后重铸校钟,一侧铸有“南开”两个大字,另一侧是篆字体的南开校歌歌词,每年新生入学或毕业生离校,以及其他重大纪念活动,校钟都会鸣响。

    走过校园新开湖的连接桥,我来到的马蹄湖。望着如马蹄形状的一泓湖水,荷花已到了香销玉殒之季,只有湖畔垂柳依旧翠绿,摇曳着绿的枝条迎风起舞,心旷神怡,水波粼粼,清澈湖水透过阳光照耀,不时有鸟从头顶飞过,显得有几分安静祥和。徜徉湖畔,能清晰地看到倒映出旁边行政办公楼的影子,此情此景,正应和了“不似春光,胜似春光”的寓意。时近深秋,荷塘已红衰翠减,只有那高高的莲蓬把一夏的盛开莲花结成的果实,向人们诉说着春夏经风历雨往事 。在那春天风光旖旎,夏日荷香袅袅的湖心岛上,敬立着用花岗岩、汉白玉制成一座周恩来总理纪念碑。在碑左上角镶嵌着周总理的铜制浮雕头像,正中镌刻着周总理的手书——“我是爱南开的”6个金色大字。不知何日何人曾来过马蹄湖,怀着深情瞻仰缅怀周恩来总理初心,特地在纪念碑上摆放着一把百合鲜花。

    在马蹄湖畔的草坪中,有一棵枝叶婆娑的一人抱不住大梧桐树,悬挂的树牌告诉游人,这棵来自南京的梧桐有70多年的树龄,推测当时隐含着 “家有梧桐树招来金凤凰” 寓意,是马蹄湖畔一个标志性景观。坐在梧桐树一旁的椅子上,微微凉风吹,身清气爽,尽情享受一番,置于此地,不想离开。休息片刻的人们,仿佛看到一年四季马蹄湖并不显寂寞:暮春时节,粉红嘟嘟小钟的花朵灿烂地缀满枝叶间,为游人书写浪漫温馨的情怀,盛夏酷暑,青翠欲滴的树冠绿荫,为游人赏荷花撑起一把遮阳伞;深秋已至,随风摇曳的枝疏叶黄,为游人擎起一支金灿灿的火炬,寒冬地冻,枝桠残叶挂满皑皑白雪,为游人轻盈走入如一幅风格简约的丹青水墨画之中。

    朝马蹄湖的不远处望去,有一座具有西方建筑风格的三层红砖楼房,由六个高大罗马圆柱支撑正门庭。走近细看知道, 是由1923年由美国洛克菲勒基金和袁世凯的婶母袁太夫人资助而建成的科学馆,以“思源堂”命名之。 “思源”二字取自成语“饮水思源”,同时也有“思袁”之意,以表达对捐助者的感恩和纪念。思源堂,为南开大学校园内历史最悠久的建筑,也成为培养人才的摇篮。如化学家伉铁镌、植物学家殷宏章、物理学家吴大猷、数学家陈省身、江泽涵、刘晋年等大师级学者都曾是思源堂里的学子。思源堂,1937年7月“七七事变”后,日军飞机轰炸南开校园,起大火但并未倒塌,现已成为日军侵华罪证的见证者。

    沿着大中路来到南开大学东门,实为校园正规大门,毛体“南开大学”四个大字镌刻在门楣上,门外游人头涌动,拍摄咔嚓,愉悦欢笑。门里的马路南侧,立着一方花岗岩镶嵌大理石的纪念牌。立足举目,碑文为捐资人姓名和捐献金额。1999年,南开大学八十年校庆,河南一位复姓欧阳的民营企业家,两个儿子毕业于南开,父子怀着诚挚之心的一片谢意,出资重修南开东门,道路桥梁、栏杆也都重新铺设和更换。

    在大中路南边,这是一处游人必看校园最美景观,绿荫中巍然耸立着一座圆拱形纪念碑——西南联大纪念碑。1937年,南开大学被侵华日军炸成废墟,先迁长沙,再到昆明,并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组成西南联合大学,前后历经8年。1945年,西南联大师生们在现昆明市云南师范大学校立起“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解放以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先后在校园里建立西南联大纪念碑。

    南开大学的这座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依照云南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复制而成。我胸怀一棵敬仰的心慢慢品读,但字为繁体又难识,略知原碑文由西南联大教授冯友兰撰写、闻一多篆刻、罗庸手书,概述联大建校始末及历史意义。南开纪念碑虽为复制,但由近代三位名人贤达联手创作,也十分弥足珍贵。通篇洋溢着强烈的爱国热情,见证了西南联大的辉煌历史,共同传承“刚毅坚卓”的西南联大精神,语言精练,字字珠玑,情切意厚,激励后辈。碑背面记述西南联大学生抗日参军保家卫国的姓名录。

    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我疲于奔波南开大学校园景点、教学楼,走的身困腿脚疼。中午碧空如洗,蓝天下的校园,古朴的老楼,挺拔的大树,彰显的更加巍峨凝重,蕴含着丰富的意趣。我这一回,对南开大学的有了点滴的溯源,自少等于阅读过一次中国近代大学教育历史,认真读细细看,品味琢磨,多思多想,对校园每一个景点都有不同收获,那每一处都是内心最深的喜欢和痴恋。

    当你来到每一座座教学楼外面参观,都曾有着一个不平凡的人,都有一段美妙动人的故事,凝视那些由低到高、由旧到新各式各样的教学楼,构成一幅幅从历史走向未来的生动画卷,愈久弥新,恋恋不舍。我边走边看,边记边拍,特地随手再撷取几枝“花絮”,与你一起去领略美好的校园别样风情,赏心悦目,其乐无比。

    你瞧,校园中的有座教学楼,门楣上“伯苓楼”三个大字遒劲刚毅,是纪念南开学校创始人张伯苓命名的。当时,他任校长高瞻远瞩地提出了“文以治国、理以强国、商以富国”办学宗旨,分别开设文、理、商三所学院,提出亲书“允公允能,日新月异”南开校训。 “五四”之后,张校长迫于当局压力,多方筹集资金资助周恩来等同学赴法国勤工留学。1989年,南开大学为张伯苓先生树立铜像。校园内路边,处处可见校训的影子。

    沿大中路西行,走过一道跨越开新湖的桥梁,正对面的建筑物镌刻着 “化学楼”,西侧的草坪上,葱茏草木静静,塑造一尊杨石先教授的雕像。只见坐在汉白玉石头藤椅上的杨教授,目光炯炯,睿智慈祥,膝盖上放着那几本书,已被金秋和煦的阳光涂上了一层圣洁的油彩。他是南开大学化学学科的奠基人之一,从教60多年,培育了一大批杰出优秀人才,其中有著名的物理学家、诺贝尔奖金获得者杨振宁和李政道等人。

    校园中有一座教学“范孙楼”。严修,字范孙,是清末民初的教育名家,天资聪颖、饱读经籍,22岁乡试中举,次年中进士,授翰林院编修,担任学部侍郎,成为南开大学建校的创始人之一。1992年,校园的中心花园为严范孙先生雕塑一尊铜像,以此来纪念严范孙先生矢志新学的功绩和对南开教育事业的卓越贡献。

    南开建校80年建起一座纪念碑,由两个新月形钢铸件组成,坐落在棕红色的大理石八角星形碑座上,也是校园重要的人文景观之一。碑座侧面墙壁上的描金文字说明了建立纪念碑的缘由和主要捐款人。纪念碑被8个同心圆的缓坡台阶环绕,寓意建校80载。八角星的每个角,对应8个同心圆。每个同心圆镶嵌着一块棕红色石板,每块石板上刻有四个字,概括总结了南开大学八十年的经历和沧桑,堪称记录南开年轮的纪念碑。

    仰俯无愧天地,自有春秋评说。在一个小楼院,有一尊著名诗人、翻译家穆旦石雕像,石墙上镌刻“诗魂”两个大字。我虽没有拜读过其诗词,第一次与其以石雕像会面而初识,但南开人用以“诗魂”来喻誉,这无疑是对穆旦先生一身文学伟大成就最高点赞,足以说明对穆旦现代诗歌贡献的定论,也是现在和将来的高度评价。

    走到经济学院门前的草坪中,敬立着一尊滕维藻教授的铜像,曾任南开大学校长、书记之职。滕先生雕像宽厚谦和,豁达睿智,仿佛仍在认真倾听学生的提问、解惑疑,仍在思索当今世界经济学中的新观点、新问题。滕维藻教授,著名的世界经济学家,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

    10月16日,天津夜雨过后的早晨,薄雾弥漫,晨光熹微,云中吐露出缕缕阳光,洒满在高架桥上。因儿子单位有事外出津,还不到六点半,我们就站在街头招手打的士,陪同儿媳到南开大学上研究生课程。

    南开大学八里台校区主楼门前,草地湿润小草欲翠,空中弥漫着氤氲水汽,松柏散发着无限的生机,月季红花枝扶稀疏,广场周恩来总理雕像前摆放着两把鲜花,教学楼大门上挂着 “流金岁月30年----隆重纪念1982级本科、1983级硕士生毕业30周年” 大红绸横幅标语。在主楼大门为中轴线对称,两面对称排着18块1986年学院本科生毕业照牌板海报,每幅毕业照下面都写有一名学生几句肺腑感言。前来参加30年校庆活动的毕业生,现在人人已成为社会栋梁之材,个个事业都有所建树。他们再来一次当年洋溢青春活力的相聚会,个个荡漾着欢声笑语,不少人驻足展板,指点回忆,纷纷来到照片板墙前,来一次跨越时空的“对话”,与“当年的自己”再来一次合影留念。

    静静的、慢慢的移动着脚步,不时与校园里上学骄子擦肩而过,手拿书本赶往教学楼学习。我在展板面前逐块浏览并拍下多处感言,回想起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凝固十多年的高考大门,如春潮般涌向年青人心扉,昐到了努力读书能离开农村的幸福之路,望见了上大学理想的一线曙光,春秋冬夏,永葆初心,百折不回,几次高考,知浅人钝,中专终集。

    当看到这些“1982级”大学生,我如今心里自始自终还是羡慕不已,难以释怀。悠闲慢看,顿时眼前一闪,多年萦绕于我心中昔日模糊的记忆,刹那间清楚地蹦了出来。自当高考完之后,我曾多次站在吕梁山僻乡的黄土高坡山梁上,无数次夜晚仰望着那幽蓝如海的夜空,叩问过空旷无边闪烁的群星,但书本知识如天空苍茫之大,无情现实也让我找不到北。岁月如烟,往事一幕幕呈现在眼前。当时,我在文化知识肤浅与环境双重沧桑的窘迫下,选择了高考改变命运的唯一近路,努力迈出农村这道门坎,考上学校可变更户口端“铁饭碗”,才能有时空伏案涂抹风浪前行的人生画卷。 努力收聚往日心思,不知不觉转眼已过30多个春秋,毫不留情的光影,剥蚀掉那些外表华丽的外壳,那段没有越过的沟壑已被漫长岁月填满,只剩下当初想上大学的那诚挚美好的梦想,翻箱倒柜拿出自考大专、党校本科文凭,找平年青时脑海里所残留一丝半缕的痕迹。

    金秋风光无限,阳光正好,竟让这美丽般的校园更加诗情画意起来。我从未见过、参加过毕业某年回母校的庆典活动,当今中专生已被社会认知不屑一顾。今天,我作为一个来南开校园游人,却看到因毕业30年校庆,他们如此温馨地相会在一起的场景,真让人激动不已。在暖阳下校园闲庭信步,无目标走了多半天,有打点开水喝再找卫生间“方便”之想,心虚却胆壮来到楼门口,保安没让我出示参加会议胸牌,就这样滥竽充数当一次“南开校友”的“南郭先生”顺利进入楼里,还假惺惺迈着轻缓步来到一楼会议厅门外,吊灯通明,座无虚席,咔嚓阵阵,满堂掌声,主席台上方悬挂着“隆重纪念建校97周年、复校70周年暨1986届校友毕业30周年大会”横幅。主席台侧旁发言席上,可能是校长正在滔滔不绝致辞,词藻华丽,文情飞昂,讲述南开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老教授、毕业生代表先后登台发言,其中有位发言毕业生为某市妇联主席 ,爷孙俩同为校友,最后教授、校友们联袂文艺演出。

    中午十一点半儿媳已下课,我们去第三学生食堂吃饭。经过食堂门口时,志愿者把我当成参加校庆的“南开校友”,顺手递给我二张就餐券,尔后又去要了一张餐券,免费吃一顿南开午餐。饭堂电子屏打上着毕业30年返校欢迎字幕,单独划分出几个打饭菜窗口,桌上摆有水果、饮料、酒类,让来者校友再次感受一下当年在这里吃饭的场景。吃罢饭后,令我们一家人惊喜又好笑,可能是发餐券的学生见我与参加校庆人的年龄相仿,有点文质彬彬气质,装模作样再当了一回免费吃饭的 “南开校友”,不恕此行。

    下午五点多,淡淡的暮霭将在校园内散开一张轻柔的纱幕,马路两侧多处静立着校训卧石,在残阳下仍是那么熠熠生辉映照匆匆走过的莘莘学子身上。我们穿行于校园里教学楼间,虽然没有春天般的繁花似锦,不如夏日间的那么妩媚多姿,但是仍然有其独特的风韵,绿树林中传来鸟儿振翅鸣叫声,秋风在湖面上播撒的阵阵涟漪。经过南开藏书百万册的图书馆,窗外望见学子们正翻阅浩繁如烟的书海,不远处体育场上京津冀十所大学学生排球联赛如火如荼,网上球打的你来我往,各大学的啦啦队欢呼尖叫声此起彼伏,比赛精彩激烈。

    回到家里,晚上看天津电视才知道,今天还在南开大学数学学院第一教室,举行了一场简短而隆重的签约、捐赠仪式。南开大学数学专业毕业生周海冰、侯莹情怀拳拳之心,励志秉承南开精神,凝聚成感恩报德的深情学谊,向母校捐款1亿元人民币,用于南开学习的建设和发展。这是南开大学建校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单笔校友捐赠。

    今日,我这是第三次来南开,又仿佛是对她仰慕已久,慕名而来的。上午,我又以游人旁观者的身份,第一次亲眼目睹南开校庆的简约、务实,情笃绵绵的校友情怀,俱在心中眷念铭刻,感人至深。这对我来说也是一次最大的收获,给丰富人生阅历增添了无穷的滋味。

    当我站在南开校园里,静静地看着一切,就像欣赏着一幅巨大的风景画,那小桥、那湖水、那教室、那校训,那次30年校庆,都留下了眷恋的脚印,留下浪漫美丽的遐想。每次走近凝结着教育大师思想的雕像依旧震撼心灵,每回抚摸流淌在抗战历史血眿中的 “思源”楼、西南联大纪念牌依旧永恒牢记,永远记住为社会为人民做贡献的南开人。这篇零散的文字,算是我对“允公允能、日新月异”南开校训最好的感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