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统计信息网 欢迎您!当前时间:
数海扬帆
您当前位置:长治市统计信息网 >> 统计文化 >> 数海扬帆 >> 浏览文章

    浮光掠影意大利风情街

    时间:2017年01月03日    作者:周卫平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
      

    意大利风情街位于天津市河北区海河东岸,也就是过去意大利在天津的租界之地。从网上搜集到不少天津的史料,依据查资料内容阅读便知,天津共存在过九国租界,是中国租界最多的城市,而天津的意大利租界则是意大利在中国唯一的租界。1902年5月2日,天津海关道唐绍仪与新任意大利驻华公使嘎里纳(Count Giovanni Gallina)签订了《天津租界章程合同》,意大利租界面积为771亩。现在这块地方界内以风格各异、造型独特的西洋古典式建筑为主,共有历史遗存的意大利式建筑百余栋。在设计过程中,移植了意大利城市建设思想,吸纳了国人认同情感,建设了大量地中海风格住宅、领事馆、兵营、学校、医院、教堂、花园、球场、菜市场和消防队等的建筑,是目前亚洲最大的意大利建筑文化集中地。1902年,意大利任命一个叫费洛梯(filete)的海军陆战队的中尉做项目建设经理,负责意租界的规划和建设,就这么一次机会,一个普通的意大利人永远地载入了天津的历史。

    初冬时节,天津好几天弥漫着深重雾霾,灰蒙蒙一片,时浑时浊,雾失楼台,霾迷津池,出门一股煤烟味扑鼻而进,五味杂陈百感交集,街上戴各种口罩的行人多了,昂首望天感慨的人多了,编幽默段子发微信的人也多了。

    今日真好,北风劲吹,天地清澄,白云翻滚,天空湛蓝。前两天的霾,今晨的大雾,受媒体宣科说教之言,我两日呆在家里无尽的寂寞难以打发,只能上网看看世界,不敢多迈门坎半步,快变成“宅男”了,心里实在是有点郁闷。大约九点之后天空大雾隐退,我吃罢中午饭之后,不知何因一时兴趣,突然再想去意大利风情街游逛一番。走出门小区没多远就有趟公交车,好在中午车上人还不算多,大约四十分钟在天津百货大楼站下车。

    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我来到四根立柱、栏杆上有金色的女神和天使塑像的北安桥上,蔚蓝海河水依旧一路慢慢流淌,一艘游船从这里缓缓驶过,掀动起阵阵白浪,伴着缤纷璀璨的海河风景令人陶醉。一路走一路看,你来我往迎面走过,恋人们牵手用手机拍摄华街佳境留影,远处现代摩天大楼比肩林立,望着河两岸楼水相融,风景如画,已将压在心头里多日的纠结,倏忽消失的无踪无影,让人心情更加愉悦。

    今日又是星期六,气温适宜,风情街上的游人方盛,跟着旅游团旗帜走的老年游客也不少。我记得那天,沿着河堤路走不远,还没有进入广场就看见了高耸立的雕塑,步行街销售天津特色食品、小商品的小红房子摆在路中间,叫卖吆喝声还价音此起彼伏,构成了一幅繁华喧闹小市井时代画卷。

    曾多次来过天津,给我的印象是海河两岸、街头的雕塑特别多,以国外的为主,每次看到这些一件件精美的作品,让人赏心欲目,另外天津还给游人留下深刻影响的一点,大小道与路用中国城市名命名居多。从2002-2007年,天津投资近百亿,依托意大利原有浓郁风情的建筑,将商业与近代文化有机融合,精心打造成集旅游、商贸、休闲、娱乐和文博为一体的综合性多功能区。

    沿着民族路进入意大利景区,那精致的洋楼林立,欧式风情的雕塑随处可见,街边各国的美食和洋酒,令人目不暇接。那明快的现代彩色格调,浓郁的异国风情洋楼,成就了这些建筑的恢宏与大气。屈指一算,这些建筑在这里已经矗立了一个世纪。透过那造型独特的一幢幢房屋墙上的文字介绍,仿佛能触摸和感受到过去这里的繁华和富盛。这里不仅仅因为很美,更因为这里还是一个有历史故事的地方。

    漫步在意大利风情区街道上,仿佛置身于意大利的罗马大街中,让人恍惚间以为穿越到“异国”之地。在十字街心口,眼花缭乱别样的建筑物,散发着满是意大利式的情调,粉饰一新的地中海式建筑更加显的精致而优雅,处处洋溢着浪漫主义与现代生活相结合的人文气息。

    我独自一人行走在街道上,两旁双层或三层花园别墅装饰的穹顶、塔楼、石柱等,大都展现出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特有建筑符号,路面铺有意大利式风格鹅卵石和花砖,路灯全部为欧式造型,路牌、电话亭、果皮箱等淋漓尽致地体现着意大利的设计风格。在几条纵横交错的风情道路上,游客乘坐优雅诗意的马车从容地穿过,三五成群的年青人脚踏黄色出租自行车骑行大街小巷。几对浪漫的新人正拍婚纱照,美若天仙的新娘子拖着一身白或红纱,拍摄街巷与静默的洋楼,新人与这景色融为完整的一体,留下了幸福的一生。

    我游荡在风情街上,能感觉到这里仍保持着幽雅别致安静的风貌,让人们远离着喧闹的浮华世界,让人由衷赞叹它们的美,亲密接触深厚历史底蕴与多元文化魅力。

    在意大利风情区里有一个小广场,虽然不怎么宽大,但我觉得建筑还是挺美的,四面辐射几条步行小巷道,大有致敬条条道路通罗马的意味。街道上鲜花箱的残枝败叶已被收拾干净,园丁们正在更换成一盆盆一品红、串串红塑料花,残冬景区像火红的海洋一样,让游人热忱的心情绚丽多彩起来。

    我站在独具风韵的“马可波罗”广场上,看着用仙客来塑料花围成两圈,一尊雕塑高13.6米,全部采用花岗岩石材,基座上部装饰了4个欧式人物雕像,柱顶为展翅飞翔的和平女神铜像,喷泉水花潺潺四溅,游人争相拍照留影,我也敢快拿出手机与“和平女神”铜像雕塑来张于我合影拍照。只见那她手拿一枝橄榄枝,象征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世界人民渴望“友谊和平”这一永恒的主题。始建于1923年原铜像,由意大利著名雕塑家朱塞佩博尼设计,建成后由意大利途经上海运至天津。在上世纪50年代末带有媚洋味的雕塑被毁,如今的喷泉水池、基座、罗马柱、和平女神像,是按照以前恢复出来的,有一番令人敬慕的风韵。

    在广场四周角,别墅房顶多为意大利式建筑角亭,有园亭、方亭之别,圆柱和方柱之分,并分别用圆拱、平拱、尖拱、连拱、垂柱布局设计点缀。这些角亭、柱子高低错落,构成优美的建筑空间。听游客说,这些角亭用于在盛大节日时“注油点燃”,以复现古罗马神殿的风采。

    在马可波罗广场东北角,有一座十分雄伟壮观的塔式建筑,老外叫其“回力球俱乐部”,中国人称其“毁工炉”,因为无数人在这里因为赌输后倾家荡产,血本无归。这就当年借运动竞技为名,公开设赌抽头的场所,是天津最大的赌场。上世纪30年代,日本占领天津,将无数意大利国侨民关在这里,数日不供粮食,当地的百姓在日本兵不注意时,偷偷地往里面送食品,不知道这些曾在中国人民作威作福的洋人当时是怎么样的感想。

    我迈开脚步来到自由道,走进意大利兵营。从介绍资料可知,根据《辛丑条约》的有关规定,八国联军派兵驻扎天津,意大利在1902年租界内开始建立兵营,是典型的古罗马风格建筑造型,红砖砌筑,占地面积40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8000多平方米,是原意租界内规模最大的单体建筑。建筑平面为“半圆”型,前檐为大拱券式通廊,拱窗明廊,外观壮伟,原为三层,首层为办公房屋,二、三层为士兵宿舍,楼前空地为操场。东西两侧亦为三层建筑,西侧建筑原为军官宿舍,东侧的部分房屋为牢房和禁闭室,曾关押中国人。解放后,部分增建一层,与原来风格迥异。兵营曾驻扎意军一个混成旅,官兵近千人。1940年意军撤离后,侵华日军曾盘踞在此。抗战胜利后,美国海军陆战队也曾驻扎在这里一段时间。

    意大利风情街上,诸多著名的近代和现代历史名人故居众多。如梁启超、冯国璋、黎元洪、袁世凯、张学铭、汤玉麟、李叔同、曾国藩家族等名人的旧居,还有戏剧家曹禺、著名书法家华世奎、直隶提学使卢木斋、国务总理段祺瑞、驻日公使张宗祥、中国银行总裁李士伟等中国近代史上30多位名人的旧居,几乎每幢建筑里都蕴含着故事,几乎每幢故居都承载着近代历史意蕴和深厚的文化内涵。但这些名人故居不是“铁将军”把门,就是转变成餐厅、咖啡或酒吧没到点不开门,或在门前竖立一块写有“谢绝参观”字样牌子,对外免费开放也无几幢。我只能沿着名人故居门口附近转一转,看一看简介,观一眼建筑设计风格,感受着岁月更替和历史沧桑的厚重,品味异域文化与天津城市结合的独特意境。

    在这里游荡的时间总是过得极快,一晃两个小时匆匆过去,我逛完风情街之后,又去了附近的海河边转了一圈。天色渐沉,我再度返原地,当一回逛街观夜景的游客。

    夕阳西下,天色渐晚,华灯初上,车灯萤火。夜晚的意大利风情街,街上游客、就餐者比白天多,五彩斑斓的耀眼彩灯,把每座建筑物装饰得如童话世界一般,到处洋溢着一股浓浓的异国情调。尤其是马可波罗广场更是热闹非凡,埋在水池侧面的聚光灯打向中间的雕塑,数条金色灯光束直刺云天,来到这里的人们纷纷举起照相机,赶快按下快门,留住这美丽的都市风情景色。现在,天津意大利风情街上的意大利建筑,大多都改成了异国餐厅。漫步于这样一种异国风情建筑的环抱中,仿佛置身于异国小镇的酒吧、咖啡馆。这样的地域空间穿梭和浓郁的异域风情,总是能触发人无尽的遐思。

    夜幕降临,意大利风情区的景色和氛围更加迷人,洋楼亮起了灯光,西餐厅、咖啡店里的烛光、灯光摇曳,酒吧变得热闹,独自漫步在碎石路上,看灯火阑珊,让我流连忘返。

    在意大利风情主街道上,洋楼餐厅呈现一派美轮美奂的光影世界,飘动着浪漫柔和的光彩,如梦如幻。在璀璨灯光的映射下,红色的半坡式屋顶轮廓,造型精美的老虎窗,典雅庄重的欧式柱廊,优雅流畅的建筑立面,高高突起的古典式钟楼更加绚丽多彩,美不胜收。餐厅家家门口放着色彩鲜艳的啤酒桶,中西式酒吧餐厅人来人往,每家都使出浑身的看家本领,有吹笛表演的、有钢琴表演的、有爵士乐、现代音乐等等,人们聚在露天餐桌谈天说地,谈笑风生喝啤酒聊天直到深夜,即便是冬天,游客们冒着寒气也会在外面餐饮。在这里,多么浪漫的夜色环境,边欣赏边美食又饱耳福,蕴涵着一种享受,一种感觉,一种情调。如果你来到这里,你就会恋恋不舍得走,肯定想找一个角落坐位,来杯热乎的咖啡或一扎德国啤酒,尽情静静地听着音乐,成了很多游人惬意的选择,但牌价不菲。

    街道两旁各式露天咖啡茶座、西餐及各式小店布置得颇具异国特色,灯光色彩柔和达配,桌椅板凳和室内外环境协调统一,看着就那么阳光和舒心。随处交错林立的西式餐厅,美式烤肉味道飘香,咖啡分外香气扑鼻,法国葡萄美酒散发出浓郁香醇,欧式各种啤酒沁人心脾,让食客者感受到精神与感官上的愉悦。巴伐利亚啤酒坊堆满啤酒罐和啤酒桶,米兰甜品咖啡厅排起长队,普拉那啤酒坊喝杯德国慕尼黑啤酒座无虚席,小店装蒂凡尼巧克力的铁盒很漂亮精致。法国、德国、意大利、秦国等酒吧餐厅,跑前跟后的厨师、侍者大部分都是老外。还有部分餐厅的露天餐位场地上,温婉缭绕的古筝弹奏声时时入耳,与窗外的欧式元素相映成趣,放慢脚步静静聆听,别有一番风味。美丽的少女演奏世界小提琴名曲《梦幻曲》,引来八方游客驻足聆听,小伙子萨克斯独奏《回家》,令男女老少思乡陶醉,中外美女跳起欢快清脆奔放的踢踏舞,不得让许多游客停下脚步来欣赏。

    我每次来到意大利风情区,都会有新发现,每次置身于意大利风情区,都会有新的文化享受。独特的欧式建筑风格给人印象极其深刻,浪漫与温馨于一体诠释的淋漓尽致,镌刻着岁月痕迹的欧式洋楼,正在书写着更加精彩的海河历史新华章。

    附:搜索资料,供阅读者了解几处名人故居:

    其一:梁启超故居。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后,梁启超逃亡日本。辛亥革命后归国,1912年买下地皮,请意大利设计师白罗尼欧设计了住宅,后来又修建了书斋“饮冰室”。梁启超在此撰写了《中国历史研究法》、《清代学术概论》等颇具影响的著作,前后居住了15年,直至病逝。这15年,正是梁启超学术研究和著述最多的时期。

    其二:袁世凯故居。这位人物,大家知道,自在天津小站训练新军后,官运横通,辛亥革命后,出任中华民国第一界大总统,可惜这位仁兄当总统还觉得不过隐,还想当皇帝,按现在的话来讲,就是不与时俱进,结果遗臭万年。 他在天津的这座住宅还真有特色:有所谓“稳身处”与“脱身处”。“隐身处”是在二楼右侧有个小门,门内建钢筋混凝土楼梯,铁栏杆,可上至楼顶间,下至地下室、如果关上小门便找不到上下楼的去处。“脱身处”是在三楼凉亭设有铁楼梯,直通后花园余门,由此可脱身逃走。此外,在这所楼的二、三层之间还专门设计了一间八角形房屋,几面窗户都朝海河,无论潮涨潮落,海河水都好似往八角楼里流,象征无数财源流人袁家。现在,这里成为一个饭店,称“首府酒楼”。

    其三:张鸣岐故居。这斯,在清朝时任两广总督,镇压了黄兴领导的“广州起义”,一手造成“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辛亥革命后还赞同袁世凯称帝,小日本来了,公开投敌当汉奸,被人们笑为“在洋人庇护下当寓公”,躲避人民的惩罚。不过,这个人也不是坏到底的人物,在网上还找到了他其他的事例,他在广西任巡抚期间,为官清正、廉洁奉公,到任不久便着手实施新政,为百姓做了许多好事。如训练新军,加强了清朝的边防;修建广西铁路、开发矿业、兴办教育、引进新的农业技术并创办了广西银行。他的所选住宅就在阿波罗广场,为意式庭院式建筑。如果说镇压革命是为了忠于自己的政治信仰的话,那么投降日本人,实在是另世人所唾弃的。1945年,就在日本帝国即将倒台之时,这位晚节不保的人物也病逝于这座庭院里,也许他知道,躲得过人报,躲不过天报。

    其四:吴毓麟故居。吴毓麟年青时,是北洋水师学堂的高才生,曾到德国深造,成为一名具有造船和机械专业知识的技术人才。归国后任海军部科长和交通总长之职,对海军建制及船舶制造多有建议,直系失败后,吴毓麟退居天津,首先就居住在这座房子里,后卖给了热河省主席汤玉麟,抗日战争拒绝日本人要其“出山”,保持晚节,可惜于1944年凄然而逝,没有看到胜利的那一天。吴毓麟生前也为天津和家乡的老百姓做过一些善事。1939年天津闹大水,他凭着自己的声望,积极联络各方力量,赈济灾民。吴毓麟在意租界的寓所坐落在建国道,该楼整体为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巴洛克建筑风格,楼墙和墙基均为花岗石条石砌垒。楼内设有正厅和附厅,门窗宽大。这座建筑在当时是很高贵的,至今仍很有特色。

    其五:刘髯公故居。刘髯公是《新天津报》的创刊人,1931年9月,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东北大片国土沦丧,刘髯公义愤填膺,通过“新天津报”积极宣传抗日救国。天津沦陷后,《新天津报》发出号外,向天津父老告别,不为日本所利用,被日本特务拷打致死。他临终前还道出了那句唱词“我为国家尽忠死落个,青史传美名”。刘髯公的旧居宅是意大利式二层连体楼房,同时还是市内唯一保存完整的近代天津知名报馆―――《新天津报》旧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