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统计信息网 欢迎您!当前时间:
数海扬帆
您当前位置:长治市统计信息网 >> 统计文化 >> 数海扬帆 >> 浏览文章

    冰天雪地去爬山

    时间:2017年02月09日    作者:周卫平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
      

    数九寒冬,在这漫长的时光里,寒风料峭,凋零荒芜,雾霾蛰伏,天空灰蒙,心里好像少缺点什么东西用来妆扮。寒冬腊月呆在天津, 心意却莫名地凌乱,百无聊赖每天总想看到一场纷飞的大雪降临大地。在北方的冬天,无雪不叫冬天,天经地义下雪,冬令永恒标志。

    年关将近,时刻盼望着能有一场大雪,洁白如心灵,给大地滋养,也可净化空气,还能将流感病毒被扼杀在摇篮之初。每天昐啊等呀,终于在大寒那天傍晚十点多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铺天盖地雪花飘落而至,路灯照耀着黄光下妖娆而至津地,等了一年的雪,终于犹如甘露般的下个不停,还不到一个时辰,地面上就堆积起厚厚一层雪,一场冬雪改变了整个世界的色彩。

    清晨,拉开窗帘,放眼向外望去,楼房顶上白雪皑皑,树木银装素裹,满目的白色,将整个津京卫渲染得如此晶莹剔透,分外妖娆,好一派无限风光。去冬以来,长治早已下过好几场雪,可在天津居住看雪扫雪也成了一种高贵的奢望。今晨,天空湛蓝纯净,盼望许久的清新自然,沁人心扉,围着在飘过雪的高楼下转圈走,身后留下一串串的脚印,仿佛在这寂寞的寒风里记录着漫无边际的思绪  

    瑞雪兆丰年,鸡年好光景。在居住小区,看见几个上学的小学生欣喜若狂,欢呼雀跃,你跑我追肆意地打着雪仗,似乎把我带到了遥远的童年时光,曾经的冬天,雪花伴我度过美好快乐的童年时光。记的冬天有一次下雪,吃过早饭与几个伙伴背着书包去上学,路过冰冻小河面上,一边滑冰一边打雪仗,有个小孩不小心冰上滑倒,四脚朝天的惯性,连我带书包撞倒,把我书包里装有写字的石板摔成两掰,幸好那小孩的父亲还会点木匠活,给摔成从块石板四边镶了杨木木框,圆了我当时读书写字的梦。在那个年代,部分农家大人连一学期一、二元钱学费都交不起,一至三年级小学生用二分钱买一捆石笔,在石板上练习写字算算术,也没有象现在有那么多课外读物和家庭作业。当时,买一块写字石板的钱,差不多能买七八斤咸盐,足够一家人吃多半年的盐钱。

    冬雪纯洁,陶冶了自然中的一切,净化了万物的心灵。这场雪与往年相比,似乎对于已经过去的2016年,有点晚,对于2017年,似乎又有点早。没有人去反思这场雪来得迟与早,或许,人们的心中早存了一个心思,那就是既来之则安之享之,不来之则想之昐之。是的,树枯草荒,天空灰白,土飞扬。临近年关,老天不能给人们带来什么新鲜的视觉冲击,唯有这场飘雪,挥洒着阵阵的暗香,给整个冬天疲惫的身心,放了一回短暂的假期。

    早晨醒来的时候,家里温度下降较多,像很多年前生活在农村的那样冬天,冷的心里真有点打颤感觉。有人说,苦难的事儿容易记忆,而快乐的时光常被遗忘。对冰天雪地,我记忆深处的那种冷,只有我自己最熟悉。

    一场冬雪,一缕思绪。打开空调,热风暖融融地弥漫在这小屋里,两眼望着天花板似的楼顶,屈指数着来津天数,翻动看着手机里存放孙女呵呵话音照片,来自心底里的微笑,欣喜无比。身居异地,闲暇之余,才有机会去回忆起那陈年往事,无法释怀。

    冬天寒冷带走了一些东西,春天温暖慢慢细如丝般的飘然而至。曾记的那是去年正月初二,雪花洋洋洒洒,袅袅娜娜遍地翻飞,一场大雪覆盖了上党大地。我上午去往单位值班,路上清冷寂寞,西北风又吹起,白白的雪花从大红灯笼上飘下,风呼啸裹挟着雪片随风翻卷,犹如白浪汹涌,每迈一步都非常困难。在这种大风雪中行走,犹如一场人生游戏,历练意志,让人扬起希望的风帆,见证情操,让人驶向理想的彼岸。

    破五清晨,寒风凛冽,晴空万里,白云飘逸,阳光灿烂,满天炮声。有人在驴友群里发拜年微信,顺便邀约驴友,中午十二点钟前在山门村东山名邸小区大门口集合,新春佳节来个健步登老顶山活动。我好久没爬山了,舒展筋骨活动腿脚,来一次大自然的亲密接触,感受阳光白雪的恩赐。市区主要道路,春节期间悬挂着红红的灯笼,还覆盖着部分积雪,红灯上那红中的白、白中的红,与雪交相辉映,蔚为壮观。几位驴友坐2路公交车终点站下车,如约而至,手拄登山仗,身穿冲锋衣,嗖嗖寒风掠过额头,整装出发。

    老顶山,是由老顶、南顶、玉皇顶、奶奶顶和新顶五个山峰组成,所以又叫五顶山。老顶山,层峦叠障,气势雄伟,林海茫茫,景色壮美,名胜古迹,遍布全山,历来为上党一方胜地。老顶为五顶之最,海拔1378米,是太行山西南部的主峰之一。

    老顶山,是离喧嚣闹市最近的山。我曾经无数次爬过,也多次骑行过,只当它是门前的一座健身公园,全无新奇之意,并非是遥不可及的连绵远山。但全身心投到广袤的冰天雪地,体验一回极客之旅,享受寒冷所带来的那份温柔,这还是头一回。

    在这冰天雪地里,太行东路的小车你来我往,过年清闲之余,见爬山、来滑雪的男女老少也不少,上山或下山人都是满头热汽腾腾。漫天的冰雪之中,人人新衣艳丽,个个笑靥如花,邂逅着真正的新春美景,过上一个健康快乐祥和的年。

    通往滴谷寺村的山道,曲径幽深,路面上的积雪早已被汽车碾平,向阳路面雪正在消融,背阴路上冰雪洁亮光滑,陡坡上洒了一层融雪剂与炉灰渣。冰雪在脚下发出悦耳的叮咛声,时刻提醒着人们,每走一步得小心注意,尤其是上坡或下坡,稍不留神就有滑倒的可能。

    经过近一小时不紧不慢的行走,一座座村院一条路在不远的山弯处若隐若现,袅袅炊烟升起,忽闻鸡鸣犬吠。进入村口,首先迎入眼帘是 不放烟花高炮,预防森林火灾”宣传标语,时刻提醒村民过年不忘防火意识。因老顶山森林覆盖率达70%以上,一年之中有多半年,全村老少预防森林火灾早已成为第一要务。千百年来森林滋养着村民的生活,如今森林又给村民带来小康。村里家家大门贴着迎春纳福、金光闪闪的对联,门楣上两旁醒目处插上几棵松柏树枝,门口、房檐角挂满了一串串、一盏盏红灯笼,地上时时可见红色的鞭炮屑,将白雪浸染成红红一片,浓浓炒菜香味弥漫在整个山村上空。

    村里上坡路边处,有一小块较为平整的空地上,停放着十来辆小轿车。农家户外阳光斜照在墙上,几个老人置身于阳光下,微闭着眼睛,暖和着身体,幸福的光阴在眉宇间流淌。年青人穿着时尚的衣服,平时各自奔跑在致富路上,忙生意不多常见,只有在过年相聚一起才有说有笑,手指夹着香烟吞云吐雾,正对着村东村西谁家的小轿车品头论脚,穿着新衣的孩子们欢天喜地打闹玩耍,欢笑的童声与寺庙放炮声相互交织,往日静谧的山村在瞬间活跃起来,给喜庆的节日增添了无穷的欢乐。十几年来,过去贫穷、巴掌大的小山村,依靠老顶山旅游资源整体开发,独特地理优势,又贴近市区,市民爬山健身的首选之地,家家户户办起农家乐,多数村民在市区购买了新房、小车,现已成为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安静喜庆的山村,乡亲们热情厚道,互道新年快乐、过年好,相互送去真心的祝福。走了有一段路,觉出疲惫,村边稍作休息,被村民让到一家农家乐。进到屋内摆着三张麻将桌,坐着些男人女人,烟蓬雾罩,麻将声声响。老板娘热情沏茶又倒水,每人要了一碗泡面,小酌几杯白酒,补充爬山能量。

    站在村的山梁上,望着年后的一场雪,一片原野远山,一丛枯栅疏林,一群喜鹊树上飞度,整个山岭如同披上了银甲,玉树琼花,又仿佛一幅幅中国山水画轴的写照。雄伟的老顶山,峰峦叠嶂,雪挂林立,漫山遍野的白雪,在阳光下晶莹剔透,非常美丽。特别是受气温急剧下降影响,树枝上冰、雪共存,在瓦蓝的天空下,松绿山色,玉树琼枝,漫山披雪,温暖的阳光触过的地方,更加光彩夺目,耀眼万千,素有“潞州圣景、老顶至尊” 的美誉,犹如人间仙境、一个童话般的世界,处处彰显出冬日太行山美好的雪韵风光。

    今日,有不外出家门的习俗节点,天气寒冷,爬山人不多,但也不少。有的人走到村上边,休息片刻就折返而回,有的人身背香火供品,沿着山梁到新顶滴谷寺磕头烧香祈福。冰天雪地,切骨寒意来爬山,一是消耗体力要比平时大十几倍之多,二是路滑自身安全。然而,驴友们却下定决心,坚定信念挑战自我,要继续走到电视转播台旁边的观景亭。

    离开农家乐,来到森林防火检查岗楼站,恪尽职守的森林防火人员仍在坚守岗位,不忘初心,叮咛爬山人切记,雪地里也不要随手乱仍烟头,以防不测。从山村到电视转播台这一长段路,过年爬山人更是稀少,雪地上没有车辙痕印,路边只有觅食鸟小爪和不知名蹄印,路中间上山人踩出的一条雪小道,弯弯曲曲的脚印向前伸延。树木间雪覆盖着厚厚枯枝残叶,偶尔露头的松叶绿白相间,树上叽叽喳喳的小鸟在鸣叫,穿梭于树丛中跳跃。雪白的丘壑,恬静的山岭,空旷的原野,孤冷的单调,隆冬的疏林,幽雅的境界,仿佛置身于一幅流动的精美画卷。

    这段爬山的路还较为平坦,但心情与神经却无法如脚下的路一样平稳,深一脚浅一脚,踩着积雪小道蜿蜒而上,奋力去追那高山电视转播台的檐角和渺远的观山亭。人人脸冻的红彤彤,嘴里头顶都冒着热气,摘掉防风眼镜,边走边唱着跑调的《好汉歌》、《下定决心》老歌曲。雪在脚下咯吱咯吱的作响,听起来仿佛是脆生生的前进号角,鼓舞着抓紧赶路的欢快动力,用力爬山那股高涨劲头,十分很是惬意! 

    老顶,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建有一座玄天大帝庙,现为长治市电视转播台。经过一个多小时以后,我们终于爬到老顶山的山顶,紧随其后阵阵车喇叭声,一辆越野车捆着防滑链也爬上山坡来。车上下来转播台值班换岗的两男二女工作人员,手提着一些生活用品。正是因为他们初夕之夜的坚守,才换来万家的喜庆和欢乐。我走上前问声下车人员,现在家庭都是有线电视,还要转播吗?他说,侧重于农村、山区、城市无有线接收的部分家户,不管它用不用谁也没有去统计过,仍是照常全天转播中央、省、市台部分电视节目。这座建在高山顶上的电视转播台,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经多次扩建、设备更新,成为连接本市千家万户收看电视节目的神经枢纽,为宣传党的方针路线政策、改革开放、讲好中国故事,立下了卓越的功勋。

    冬日的原野,不属于任何的人们,只属于大自然。登临森林防火的瞭望亭,风吹体冷,眼前顿时豁然开朗,林苍松翠,雪覆千山,望着老顶山上黢黑裸露的山石,宛如钢琴上黑黑白白的键盘,弹奏跳跃在崇山峻岭之中。那高楼林立的市区,车水马龙的快速通道,空旷的上党田野,远近的村庄农舍,逶迤的高山低谷,都被冬雪随意粉饰成白色世界,到处洋溢着冰雪之香、清旷之美,仿佛走进童话般世界白雪公主的家园。冬天山里的寂静,真有点骇人,还能隐约地听到远近山村,送穷神的放炮声,免不了让人们回想起童年过年的许多往事。

    爬山身体出汗、鞋湿,此地不能久留,即刻下山。在转播台山岩下有座真武庙,供奉着玄武大帝、山神爷和老奶奶诸神像。玄武大帝即北方之神玄武,在八卦中北方代表水之意,所以又称水神,保佑山林村民平安。庙里祭祀桌子上摆着几块红布、六个苹果、两合饼干和油炸面食,村民年前给庙门贴上红对子挂了红灯,抚去神像一年的尘埃,换上新的神袍、披霞盛装。庙里避风许多,大伙儿休息喝点水,新春之时顺便给山神磕个头、供上香烟,许愿祈福。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今日爬山之路,雪地里小轿车畅通无阻,下山时多处路面雪渐渐溶化,身体的各个零件部位全都活动开了,呼吸又顺畅,可大步流星走,不到两个多小时安全下山。

    爬山本身是一次体力的竞赛。这回爬了大半天的山,自我感觉没有那么多的劳困,唯有心灵的温馨,怡然自得地享受着爬山的乐趣,又领略了森林披银挂玉的自然美。那份愉悦欢快的心情,比起春天里的丝毫不减,那白雪皑皑,冰雕玉琢的美丽画卷,也丝毫不比春天逊色。

    上党古城,红灯闪烁,暮色苍茫,华灯初上。夕阳的余辉,还在西边天幕上挂连着,霞光回照山顶,更加诗情画意。白皑皑的雪,衬托着五彩缤纷的晚霞,感觉心旷神怡,美不胜收。漫步在笔直宽阔的太行东大道,驻足望着夕阳变幻的瑰丽景色,大街小巷送老祖宗、迎财神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天地交相辉映。霞光谢幕,点点星辰,漫天烟花,灯火璀璨,车笛人沸,欢庆吉祥。这一座美丽的城市,无不时刻奔涌着热浪鼓动的繁荣风帆。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鸡年了。每天生活工作,是在匆匆忙碌中度过又一年,过年,感觉越来越淡,过年,也许更多属于小孩子们,属于每个成年人曾经有过的快乐记忆。

    老顶山,当春暖花开时节,我还会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