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统计信息网 欢迎您!当前时间:
数海扬帆
您当前位置:长治市统计信息网 >> 统计文化 >> 数海扬帆 >> 浏览文章

    走近发鸠山

    时间:2017年03月23日    作者:周卫平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
      

    前几天,我在整理电脑中储存各种照片时,偶尔翻到前年从长治自行车协会网站上下载的,有个叫牧哥昵称的人,骑游发鸠山时拍摄了十六张照片,熟悉的面孔熟知的山峦,思绪万千,浮想联翩,何不是轻车熟路,再去写一篇游记散文呢?当时,我在动笔之前,梳理谋篇布局写作思路,心里怀揣“不安”二字,又忍不住多想,古往今来,可圈可点发鸠山神话故事的文章、诗歌,每篇都是精美绝伦的佳作,尤其是近年兴起网上博客、手机微信,进入一个人人当作家、人人是诗人梦想的网络时代,游发鸠山的文字、照片网上太多了,自己又何必再去增加这一段拙笔呢?

    每一张照片,打开了我骑行发鸠山的心扉;每一张笑脸,记忆起我骑车热情奔放的珍藏;每一座山峰,始终让我增添了无限超凡脱俗的想象:每一座庙宇,千古流传至今令我十分感动;每一株草木,宛如我踏入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卷;每一条山路,成为我奋力向上前行的励志动力。我聚精会神地看了许久。感慨之余,心安静思,吾甘愿奉,提笔成篇,尽管文与字不精不通,或许能为发鸠山颂扬添把一丁点柴火,或许能为照亮神话传说故里如夜晚点点萤火虫之光。

    大约记的三十多年前春天,在高考补学二班上语文课时,曾有位不知啥原因下放到县城中学的南方籍李老师,用浓重的江浙口音深情并茂地读着《精卫填海》古文,咬文嚼字讲过一只什么鸟从山上石头去填东海的神话典故,至今记忆忧新。那时,整天忙于跳农门谋出路,自己很可能是个健忘的年青人,学过就忘了。在记忆搜索中,再没法想起古文中提到的“西山”名字了,无暇顾及“精卫鸟”衔石叼木的发鸠山,更不知道就坐落在本省长子县境内。发鸠山,时过境迁,咀嚼起来,找不出什么可值得回味的东西。如今,由此衍生出来的精卫填海成语,引喻为不畏艰难意思。像精卫填海这一个成语,在日常生活口语或文章中很少引用,也不常多见,久而久之人们对大名鼎鼎的发鸠山,擦肩而过,早已淡忘出视野。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与同仁们到长子县南陈乡镇检查农村统计工作时,某日曾去过仙翁山树化石公园游览,挖掘出的树化石祼露在外,参照2亿多年前树木生长原状再矗立成树化石林,现在听说有的树化石住进了新盖的玻璃房子,加以亲亲呵护。当时有人介绍才便知,此处脚下所踩仙翁山,就是《山海经》中精卫填海古文中的“西山”,即是发鸠山的南端之地。怀着那淳笃的心情,站在树化石公园的半山坡上,一睹其古老神话传说的“西山”,远望东边一轮如血的丹阳,近看南北镶嵌着亘古神话出世的山岭,一抹黛色的山峦叠嶂,一块小石头一个小树枝,独一无二的白皮松树,总使人对这座大山生出几分好奇与神往,又异想出多少奇瑰的遐想呀!

    发鸠山,距长子县城西25公里处,海拔1646.8米,蜿蜒南北,古树参天,挺拔俊俏,雄伟壮观。古代神话《精卫填海》中说,炎帝的小女儿女娃游东海溺死后,为了报仇,便化做精卫鸟,"常衔西山之山石,以堙于东海",这里所说的"西山",即指发鸠山。

    近年来,长治大力打造神话故事、成语典故的原著故乡,如神农尝草、女娲补天、精卫填海、后羿射日、愚公移山、大禹治水等中国经典神话故事,搜集整理编成上党梆子戏剧,引经据典民间挖掘出版丛书,制作成大人小孩喜闻乐见的动漫画影视片,再次在上党大地上、长治人耳畔响起,耳熟能详,顺便给儿女子孙说数条上党神话成语故事,甚感欣慰。

    发鸠山,虽近在身旁有咫尺,却我对它亲临观尊容仍为零,心里一直牵挂着。它的神秘传说,让我时刻充满着亲近与向往的无限想。所以,多年来我脑子里装满了发鸠山传奇的故事,一直希冀有机会走近发鸠山。          

    前年5月,上党大地,和煦阳光,微风相伴,春意盎然。夏初春末某个周四,有人发微信、协会网站相约,骑行游发鸠山,行程约110公里,需有自带水和干粮的心里准备,因发鸠山上没有商店和饭店。这一骑行线路正合我意,也是我真正第一次骑车去游发鸠山,实现多年心仪里的夙愿。

    晨光闪闪,微风轻轻,半城绿荫,半程灿烂。星期六,七点钟从市区东街出发,经火车站旁边进入长子县的快速路骑行,浩浩荡荡的骑行队伍,鲜艳夺目的骑行服和头盔,成为公路上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线。九点到达长子县城口精卫鸟雕塑圆台,46人骑车人签名,队友举着队旗拍张全体合影照片。

    从长子县城的326国道向西前行,骑行至石哲村。古镇,交通要冲,商贾云集,历史悠久,钟灵毓秀。南大街上有家饭店高挂长子明孩炒饼招牌,大伙骑行不到10公里就下马息脚,还不到吃中午饭时辰。老板娘见一下来了这么多人,喊来邻居临时帮忙,捅开灶台旺火苗,连续炒了20多碗炒饼、煮了3 0多碗汆汤,店家将一天的菜食东西全部用完才算为止,老板娘喜笑颜开,赚的金钱满盆。那时,我才知道长子的明孩炒饼、明孩荤素汆汤,在长治地区早已名声在外。这家醇香的美味家肴,不得让嘴馋的骑友们都走不动了。经过东西龙头两村走到晋义乡,穿过发鸠山隧道,顺着良坪村北面山沟小路,沿着一条上坡土路行走就到达主峰。所经之处,树木繁茂,野草丰美,满眼郁郁葱葱。大地绿油油的玉茭尺把高,长势十分喜人,山沟里好有几处采煤层气磕头机不知疲倦上下欢快舞动。山道迂回,阳光尽情地倾泻下来,铺满乡野田间的小路上,时刻抚慰着疲惫的身心。

    五月的发鸠山,碧空万顷,松涛阵阵,花艳似海。从良坪村通往发鸠山的老方山主峰仍有十几公里,还有段山石上坡土路,蜿蜒向山顶而去。路面除少数几处坑坑洼洼,还不算太坏,相对坡陡路又长。山路蛇行,奋力蹬骑,气喘吁吁,汗流如雨,牛饮瓶空。在大山沟里骑行,路宽或窄,陡坡或斜下,没入于林中,沐浴于阳光下,赏心悦目。时而阵阵鸟语响彻耳际,悦耳动听,时而缕缕清风、槐花香气扑鼻而来,心花怒放,时而座座青山巍峨挺拔,伟岸无比。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难骑行,推骑车并进,不时抬头仰望,渴望已久的发鸠山将要揽入怀中,喜悦之情在山间久久回荡,不知不觉加快了上山的骑车速度。

    历四个多小时,经一弯又一弯一路艰辛的骑行,就在大家感觉到腿脚麻手抖而力竭难支,正当身心俱疲感觉不到希望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山顶上有个白色建筑物呈现在面前。走近一看是发鸠山护林站,楼中间挂一条防火宣传条幅,门户家舍紧锁,几块太阳能板摆在二层楼过道,赶快寻找一块平坦地上码好车子,欢呼雀跃,欣赏起大山的容貌。

    发鸠山,是由三座顶顶山、老方山、雨井山的山峰组成。奇峭山峰,逐次排列,像三尊傲立苍穹的巨人。其中方山主峰最高,海拔1640余米,纵横南北,车达路弯,人行石阶,直通山顶。

        天高云淡,清爽宁静,山风为扇,带着淡淡的山野气息,轻轻拂过脸颊,心旷神怡。大伙忘掉了一路骑行的劳累,个个又容光焕发,好似有无限的激情又再奔发,磨掌擦拳大有游遍整个发鸠山豪气冲天劲头。有些体力透支的人在树下休息恢复体力,有的人开始四处游走、拍照、发微信。

        再高的山,也比不过人的脚板高。站在心飞神往的发鸠山之颠,天地开阔,视线宽广,尽收眼底,仿佛看到群山四季美轮美奂美景。每当阳春,百花盛开,艳丽似锦,每当盛夏,碧绿如海,蔚为壮观,每当深秋,层林尽染,灿若金黄,每当冬日,银装素裹,十分妖娆。我身临其山峰顶境,凸现不出有什么高伟的感觉,扭头往北鸟瞰,山势齐峰直下,心惊胆颤,头目悬晕,赶紧抬头眺,瞬时恐高心情,便又豁然开朗,宁静许多。那矗立的山峰,雄伟壮观,峰恋叠起,云笼雾罩,翠岭绿山,满坡荆棘灌木花开烂漫 ,松涛涌动,白云悠悠,景色优美。发鸠山,的确是一块风水宝地,春夏秋冬替换着靓丽的山装,沟壑山岭飘漾着神话灵动的气韵。

    老方山东边,山顶上有块面积不大的平地,好像多年前曾有人耕种过。生长着两棵并列的松树,枝若虬龙,老态龙钟,绿盖如伞,像每天坚守在山岗上的哨兵一样,宾宾有礼,迎日送月。地上吸天地精华的草绿盈盈,朵朵蒲公英花和不知名的野花点缀丛中,嫩嫩的苣苣苦菜叶子诱人真想去剜采。忽然,从头顶飞起一群野山鸡,由这山头飞到对面山上,举起手机即拍,目送飞翔过去。可能是我们这群不速之客的到来,打扰了它们抚育幼儿安静的生活环境。望着成群集队飞过的山鸡,每天在发鸠山上飞来飞去,仿佛适才的邂逅是一个美丽的童话。难到这是由“文首、白喙、赤足”精卫鸟演化而成的,真的又是女娃的化身吗?   

    到达山顶后,首先映入眼帘是旧址上石头新垒起的药王殿和传说的精卫坟,后面是个女娃祠,残破面阔三间房,原为祭祀女娃之殿。顺山再往南走,末及几步,古人曾在这里依山筑岩,就地取材建起上下几层石洞,名叫“南崖宫”,也是发鸠山的主要景点。南崖宫,临山崖峭壁十分精巧,独具风韵。全部用石块干垒砌而成,分三层呈阶梯型布局,九窑十八洞殿,洞长不盈四尺,现已黑乎乎,无神像亦无彩绘。再往下层的岩石上,相连有九座石洞,大小不一,其中有一小庙宇,片石围檐,美丽壮观。石头建筑上刻有波若堂字,古代摆放各种神佛龛位,自上而下建筑成道场和佛洞,互容并存。从外看似窑里实为两洞,石阶上下左右通连。有字可识别的为西华门、金星洞、玉皇殿、三皇观、三清观、摩庵石匾等建筑。这些石头砌筑的佛道禅室,志从高远,奇思妙趣, 美名为“起云洞”,点缀山峰,仙逸莫测。观地型看介绍和人说,洞口对面有个山峰,夏仲秋初雨天,白云轻飘,烟雨淅沥,风动云驰,山浮云绕,胜似仙境,诗情画卷。

    万水千山总关情。站在主峰上,抚摸着浸透着千年历史的石寺石庙,心境变得纯净,就像这山间的云雾一样,纤尘不染,两脚盘桓于各个景点之间,寻觅着精卫填海的历史遗迹,大家久久不愿离去。 

    主峰稍南有一无风台景点。听僧人讲,看一看坐一坐避风台,再从“阎王鼻子“(在附近有座叫小脑山的地方)下爬过,有躲避人身灾难口彩的寓意。从南崖宫的西华门走出,骑友来到门外不远处的避风台。在山崖边有几块坐的大石头,树立一大石书写 “避风台”三个大红字,多人争先摄影、拍照,乐此不疲。伫足此地,前临深谷,后无山护,四面开阔,林木竞秀,百花争艳,绿海苍茫,逶迤奇丽。尚未走到仙地时,还是有清风呼声刮过脸颊,身临其境,真是感觉不到一丝一缕的风息,点烟试之也是无风。风在这里,居然消失的全无踪,真是苍天大地所造就,奇哉怪哉。无风台,由此而得名,古老至今还没有破译的密码站在避风台前的悬崖峭壁处,举目四望,天高旷野,群山苍茫,碧光粼粼精卫湖,近邻远村依稀可见。 

    坐在“避风台”的石头上闲聊时,有一位骑友讲到,儿时与父亲多次上发鸠山采摘连翘,父辈说“避风台”的来由,还蕴藏着一曲美丽动人的传说。相传当年铁拐李去东海云游时,路过发鸠山,正在灵湫候庙旁边小憩打盹,突然刮过一阵大风,将布袋里装有炼仙丹用的翘给吹到山下去,十分气愤之时的铁拐李,即刻召唤来风神婆,下令再不准往此处吹风。从此,就留下了地理自然奇观,这一无风台的佳话。相传最终是相传,详情已无案可稽。但山里生长的翘,实际上是百姓内心对发鸠山无私赏赐的一种赞誉。每年清明节前后,满山遍野的翘生生不息,串串黄灿灿花在枝头绽开,远远望去,绚丽烂漫,动感鲜艳,质朴至美。每年一度盛装迎春花会,在簇簇嫩枝绿叶映衬下,一枚枚透出甜蜜诱惑,透着灿烂红黄,将发鸠山上到处沷染成尊贵、大气的黄色风景,唱出浑然不绝的天籁之音。当夏秋之季,山民上山采摘青翘和银翘药材,既治病又可卖钱增加家里收入。凭借铁拐李神仙大名,天地灵气又根植于发鸠山,滋养出地道药材连翘的美名。千百年来发鸠山上神奇的连翘药性,传颂于长子鲍店药材交易商家和医生。由于道教历史胜迹的渲染,更为无风台愈加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行走在山顶上,边走边看,老方山悬崖如斧砍,俯看南崖宫,上下错落,层层叠叠,清净庄严,疏密有致,与山峰浑然天成一体,又有别于敦煌、云岗、洛阳著名佛教石窟,倾注了三十年的修筑,独此一家,诠释道家奉信天地合一、遵行自然的崇高理念。回望山下,公路银蛇般在山间回旋而上,身旁的山顶景物,不再是感觉到的一草一木,而是一幅逐渐展开的奇妙画卷。发鸠山,承载着数千年丰厚的历史积淀,佛道教庙宇遍山间,成为了一座名副其实的文化名山。

    已过中午时分,大家陆续返回护林管理站门口,正准备休息吃干粮时,一曲阿弥托佛之乐,从房角那边传过来。沿着小径直往东,见如山村农家小院,大门虚掩,推门而入,进到一个院落里,陈旧的堂屋和东西厢房。看样子这里应该是一座庙宇,西厢房石台上供奉着几尊佛像,摆着几块百姓送的祈福牌匾,院中间空地上种植玉米、土豆和蔬菜之类作物,南墙上有砖刻“医祖 ”二字样。从禅房走出身着黄色僧服、面容清瘦的中年僧人,见进来那么多人,进房里拿出了四个茶杯和用连翘花沏的热水,又端出一盆二米斋饭和豆腐炒青菜让香客吃,看见那清淡饭菜谁也不忍心去动筷子。今日,骑行发鸠山确实来的人太多,将僧人的热冷水一喝而光。依僧人指点,走百米不远山凹处,有一眼千年山泉水井,几位年青人拿起扁担挑起水桶去担水,晶莹剔透、清凉甘甜的水连担四回,才灌满众人的肚子和喝水杯。僧人说此处是“医祖”圣地,你们今天坐在这个院里休息,喝口山泉水,能消灾去病。乐善舍得,虔诚三叩头,双手朝拜孙思逊药王神。

    烈日高照,人困马乏。时光已近下午二点多钟,大伙决定不从原路返回,沿九曲盘旋黑虎岭土路骑行,再又东北骑行数十里,就到了发鸠山的东麓灵湫庙。

    告别老方山主峰,匆匆踏上归程,脚步里却注满了留恋。从山顶到发鸠山东部,下山坡路多,人杂,车快,路陡,坡急,弯多,危险。在这样的路况上骑行,风掣电驰,两耳生风,惬意十足,唯一能做的就是凝神定气,时时刹闸,处处小心,沉着应战,才会平安无事。

    骑行在午后静谧的乡村山路上,听不到人声,只有丝丝的车轮转动声。沿着黑虎岭山脊土路骑行10多里时,半道上传来对讲机声音,听见有位女骑手后车内胎被扎破的信息,没有补车胎工具,领队只能让部分人往前头走,房山村休整待命。

    拐过一个弯道,来到方山沟村子。这是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子,多数人家早已是人去屋空。走在村里被岁月打磨的圆润光滑的石板小径,大家来到一处垒着赭红片石院墙的大门口,休息等待后面的人群。汪汪犬吠几声叫,唤来一位有60多岁妇女,扛着镢头出门下地里干活,热情开门给倒水,问买不买土鸡蛋。她有二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已成家立业,儿子城里打工买了房屋,老俩口每月有政府发放的养老金,再种点玉米和烟叶,家里还养3头牛,现在日子比以前好多了。她那黝黑皱纹的脸上,虽布满了风吹日晒艰辛的岁月,却不时透着阳光雨露般的幸福,充满着对实现小康生活的期冀。村民在家门口午后闲坐,见村里来了这么多骑车人,也围拢过来看热闹。村民们接过那位妇女的话茬,七嘴八舌宛如打开了话匣子,你一言我一语,有问有答,干脆实话。像这几年种玉米不值钱,种烟叶也是产量减少收价跌较大,农民只能赔钱贴工每年赚个吆喝,整天总得在地里找点活干;生活在农村家人只要不生大病,现在不愁吃不愁穿, 到村入农户水电路全通,生活好懒还是能过下去的;但种粮收入低、市场物价高、晚年养老、娶个媳妇难、小孩上学难成为山村最头疼、最伤感的话题;昐老方山旅游早日形成气候,村里开办农家乐,游客吃饭买点农产品。

    方山沟村,静卧在山谷间,微风拂煦,杨柳轻飘,依依枝条多姿起舞。村周围的山楂树正吐出花蕾,桃杏树青涩果子累累压弯枝头,槐花榆钱飘落满村道,墙外的花椒树的枝条上孕育着点点新绿,枣树展现出灼灼新姿的叶子,让人感受着田园的山村风情。 远看对面,山色青黛,山坡地覆盖烟叶的地膜闪亮,余光拉近,牛栏里甩着尾巴吃草的老黄牛,鸡鸣、犬吠、羊咩声在山沟里回荡,一条细细的小河从村前无声而下,流入下面自然形成的石潭里,涓涓千里注入东海之滨。岁月将山村冲洗,时光将村民放大,都会呈现出最美的色泽。

        骑行中途,听着与村民实情对话,眼观乡村美景画片,感受扶贫包村现实,浮现童年农村生活经历,一股朴实、亲切、喜悦之情顿时涌遍全身。过了半个多小时,十几个人推车陪着扎破车胎女骑手赶来,七手八脚补好车内胎。一路下坡,不一会儿功夫,骑到了房山村。此时的我,在骑行途中曾有过蹬断过车链条扎破胎,多次惠及过骑友的恩泽。骑车爱好者虽相识短暂,却仿佛相知多年,彼此心无遮掩,满脸诚挚,相携相帮,一路上欢歌笑语,快乐不已。

    东山脚下,漳河源头。大伙来到了坐西向东的庙宇,名叫灵湫庙,传说是神农炎帝为纪念其女儿女娃所建,由求雨灵验有功,宋徽宗赵佶赐额“灵湫”,闻名遐迩,享誉人间。拾阶而上,庙宇宏大,修缮一新,殿堂壮丽。庙内大殿主像即精卫女娃,殿门新雕刻楹联云:女娃理水,南经北纬,汇集神泉山灵湫;漳源泻碧,西流东注,灌溉上党万顷田。在离庙外不远的半山坡上,有座三层方形青砖上书写开岁塔三字,不知何因叫开岁, 比喻开天辟地大意。在庙的周围,还有鸡鸣桥,上天梯,南天门、仙人睡石、直勾圪针等古迹与景点,有的消失有的残亘断壁,因时间有限未能全走到。灵湫庙内外立有许多百年以上祈雨碑,诗人咏颂,文精墨妙,多有上品。从古至今,历代修葺,香火旺盛,延续不绝,万民敬仰。看庙人说,每年农历三月十八日,三天祈福香火庙会。

    经村民指点 在灵湫庙旁不远处,有几股泉水喷涌而出,从东流注于漳河水。泉水之源头,在前十几年加以保护封盖,监测水流量,县政府建亭立碑,以昭示千秋。据看庙人讲,根据以前的石碑记载,庙前原有一座四星池,泉水奔腾,冬夏恒温,数九寒天,水气蒸腾,池底碧草如丝,清翠可人,古为长子县八大景观之一,称谓“浊源泻碧”。现在四星池遗迹无处可觅,泉水只能从埋在地下的铁管流出,喝一口清冽甘甜的泉水,润喉解喝,沁人心脾,双手掬一捧凉爽的泉水,洗去一路脸上的灰土和汗渍,光彩照人。

    离开灵湫庙,乌云遮日,大风生起,尘土飞扬。骑到横水村时突然来一阵雨,大伙赶快往村戏台上避雨。树影绿韵冷风掠过,匆匆过云雨,与我们一样都是过路客。顺着公路骑行约10余公里,来到申村水库风景区,现改称是“精卫湖”。走在湖边景区的水泥路上,一片片的芦苇随风飘荡,浓郁的柳树绿荫,繁盛的草映衬,湖水愈加碧绿。

    在晚霞的晖映下,精卫湖水波清澈荡漾,衬以蓝天几缕红云,让人有一种醉意。在清风的习习下,碧波千顷,时而烟波浩渺,时而碧波涟漪,时而青山倒影,时而平展如镜。燕子湖边低缓地飞翔,岸边垂钓人收杆。如此景致,让人们为之心情愉悦。

        漫步湖中人行桥晃晃悠悠走过,站在精卫湖的桥头上,望着西山,红霞云腾,神韵飘逸,碧翠近绿,生机盎然。开心一天的骑行,一路欢歌喜悦,胜似闲庭信步,握拳叩问,发鸠山呀,发鸠山,我对您鲜为人知的神话传说,今日了解、认知有多少? 发鸠山,以其古老神奇的故事,锲而不舍的魅力,英雄尽显本色,令人荡气回肠,感慨万千。

    日落天边,抹下最后一道余辉,离开了长子,告别了发鸠山。今日,我越过抓一把泥土都能攥出文明汁液”的发鸠山一角,感同身受,思之所触,情之所动,回味无穷。亲昵地抚摸着发鸠山,敞开胸怀聆听自己多年的思念,将心灵映照在撩人眼花的草木花卉,把串串脚印留在生灵活现的山岭。

    发鸠山,是神话之源,接受阳光清风,吸纳霜雪雷电,催生出色彩斑斓的天地。发鸠山,是生命之地,拥抱蓝天大地,厚德生长草药,普降甘霖拯救了百姓生命。

    千百年来,每位华夏炎黄子孙都是一只精卫鸟“,坚忍不拔,百折不挠,一往无前,奋斗不懈,成为我们伟大中华民族复兴的不竭动力,正在续写着新的华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