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统计信息网 欢迎您!当前时间:
数海扬帆
您当前位置:长治市统计信息网 >> 统计文化 >> 数海扬帆 >> 浏览文章

    晨曦中的黄崖洞

    时间:2017年07月06日    作者:统计局 周卫平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
      

    那天,晨曦中,几丝清凉,沁人肌肤。我从百里之外,悄无声息地来到你身边,静静地独享这黄崖洞清晨的美景。远方绚丽的天空,在红霞的映照下,把静静的太行山沷洒为一幅五光十色的画卷,无尽山色景秀。我站在板山观景亭的山崖边,极目远眺,群山起伏,风光秀丽,黄崖洞层层叠叠山峦、条条沟壑,红叶鳞次栉比,尽收在眼底。

    今晨起大早,我与众友骑车来板山上观日出,老天爷不赏“脸”,来个遮云蔽日,答谢太行山各路看客。只能去和黄崖洞再次亲近,这算是一种缘分吧。恍然如梦,历历在目,激动感慨,更难以掩饰对你依旧的挚爱。与黄崖洞多年结缘,始于上世纪八十代中期,始于“七一”革命传统教育。几十年来,像磁铁一样时时吸引我前往,一次次走来,一次次陪游,一次次收获,成为心中一片的净地。朱德、左权、刘伯承、邓小平、抗日战争、百团大战、黄崖洞兵工厂、黄崖洞保卫战、瓮圪廓,左权婚房、黄龙洞、溪水流淌、弯曲石径……,这些耳熟能详的伟人、名词、地名、山水在眼前又一一闪现。

    晨曦中的黄崖洞,旖旎的风景,静谧的山凹,远离城市的喧嚣,没有繁杂的声响,没有忧愁和烦恼,只有大山的寂静,旷野的宁静。红日冉冉,秋风瑟瑟。望着黄崖洞山岭激起层层红叶涟漪,一漾一漾的树叶风动,荡着我平静的心扉。深秋清晨,高山凉意,云走日出,鸿雁南飞。微微的阳光,送来的是一股股温暖,像是晨曦中的一枝玫瑰,温心芬芳,尽情绽放。

    天空的朝霞抚慰着黄崖洞的生灵,凉风轻轻的拂着我的脸庞。浮云里露出万道霞光,照射在那遗存八路军抗日的石头垒的碉堡顶上,红火微弱的光芒,透过森严壁垒坑道里的瞭望口,掀动起80多年前烽火硝烟的序幕,斑驳风化的石墙上渗透着岁月的沧桑。时光荏苒,年华似水。多年前曾看过的《虎踞黄崖》、《黄崖洞保卫战》的电视剧,又一次无声萦绕在脑海里,像小溪流一样慢慢流淌着。伫立山岭,触手可摸的实景实情,移走的是岁月的流觞,留下的是叱咤风云的兵工厂遗址,飘扬的是保卫黄崖洞的鲜红旗帜。指针飞速旋转,时间好像突然停止。山间五彩的衣留在秋风中,抗战历史的文物映在晨光中,小心翼翼寻找着80多年前心中的黄崖洞,苦苦追寻着兵工厂的风雨之路。

    刚刚从云里露脸的红日,云霞迷人,醉了天际,为黄崖洞平添了几分神圣色彩,妆扮出几多凝洁和庄严。我沐浴着晨曦,享受着温暖的晨光。80多年前八路军在水窑山山梁上,挖的长长的工事战壕依然清晰可见,长满青草尖上的水珠好似战士盛夏埋伏时流的满头大汗,壕沟边树木松针和荆棘红叶挂着亮晶晶露珠,从晨光中向人们迎面走来。天空而过的飞翔鸟儿高声鸣叫,在晨曦中为黄崖洞赞美歌唱。板山路边观景亭旁的松树,每天用摇曳婀娜的姿态,为黄崖洞日出日落迎来送往,倒不无说像80多年前一个个英壮威武的八路军战士,正严阵以待守护着兵工厂的一草一木,令人肃然起敬、回味无穷。望着水窑山上的八路军修筑的碉堡和战壕,抬手用力叩击响80多年前时光的门铃,仿佛扬鞭策马一步就跨跃到黄崖洞保卫战前夜,大战7天7夜歼敌千余人。猫腰进入低矮的碉堡内,只能低头视行,现已成为人们回忆当年抗战硝烟的实景剧照,向后人讲述着当年鏖战的场景。

    秋天的黄崖洞,满山叶红烂漫,遍野挥洒出气象万千的变换,谱写就一幅攝魂夺魄的壮丽乐章。目极之地,群峰起伏,满目耀眼的红叶。瑟瑟秋风中,一片片惊艳的红叶,似一团剥剥燃烧的火焰在眼前晃动;层林尽染,鲜艳的红叶参差错落,交相辉映,织成一幅极富层次感的动人画卷;又有松林点缀其间,红绿相间,瑰奇绚丽。 

    在晨曦映照下,我慢慢从碉堡一侧走到黄崖洞的鸡冠山山岭上,鸟瞰山崖下复原80多年前的黄崖洞兵工厂,让人不禁追忆起战争年代,心潮澎湃,再次仿佛回到了那个1939年9月的秋天。一日清晨,也是这么美好,这么迷恋人。秋高气爽,红日高照。秋天序曲中,黄崖洞唱主角是红叶,漫山遍野,赏心欲目。清晨之际,水窑村鸡叫羊咩,农家饮烟袅袅,兵工厂灶房黑烟徐徐升起,山沟小路上运送货的民工川流不息,人欢马啸,好不一凡热闹。在那如巴掌大的操场上,八路军战士出着早操,“一、二、三、四”、训练枪刺杀的喊声,同轰隆的发电机、马达声响彻山沟。车间工人或许是正轮着大铁锤头锻打烧红的钢轨,或是手里拿着简意卡尺或木尺测量枪炮模型厘毫,或是用手拨动着算盘珠精打细算核实设计图纸数据。通晓达旦生产、科研的工人吹灭最后一盏油灯,走出厂房伸伸赖腰,迎着清晨霞光朝阳,又开始了新的一天。山顶上冉冉升起的太阳,照在厂房的红石板房顶上,如同镀上一层金辉 ,好像当年工厂炉膛通红股的火苗,闪烁着热火朝天多生产枪炮的红光。

    晨曦终于慢慢隐退于群山之中,满天阳光灿烂。山间低矮灌木如脱去绿衣露出了秋天的黄衫,淡淡的绿色中有红似黄游走的众精灵,轻轻抚过沟壑山岭,天空展示出一种纯粹的湛蓝盛装,诠释这片山岭的宁静与祥和。眼前一切多么美好的黄崖洞,尘世中的一隅净土,心灵中一块沃土,尚未被现代工业文明的尘埃所湮没。

    巍巍的太行山,雄壮的黄崖洞。可谁能想到,在日本侵华的80多年前,水窑峪村村民抬脚出门,行路很艰难,一条羊肠小道,地无三尺平。这么一个穷山沟里,兵工厂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人抬肩扛着物资,小毛驴驮着机器设备,数万吨物资 、枪弹一进一出,是何等艰辛与曲折?在这片山凹的卧牛之地,仅靠原始钢钎铁锤工具,争分夺秒不到半年时间,建成一座令日军惊恐坐立不安的八路军兵工厂,巍然毅立于太行群山峻岭之中。即便是现在条件下,还是有许多困难重重,让人想都不敢去多想那艰辛、艰苦几个字去述说。1939年那个年代,工人、民工、士兵靠两只手起家,就像你我一样的凡人,硬把时光劈开,用担当、用钢铁意志、用一滴滴汗水,填写完那张按时投产的时间表格。依山体沟叠,建起一座座休息室、技术部、供销部和工房,汇集八路军一批土洋机械专家栋梁,创新技术研制出八路军第一门50火炮、第一棵炮弹,第一枝“55式”步枪、第一枝“81式”步枪。八路军第一门50投掷火炮弹,如从蛇嘴里吐射出抗战敌群一道最亮的红舌。想当年,工人技术人员试验枪弹的铁锤声、爆炸声,仿佛萦绕在耳畔。黄崖洞,曾是八路军华北抗日根据地最大兵工厂,年产武器弹药可装备16个团,为赢的抗日战争胜利立下了不朽功勋。 

    今日,宁静的黄崖洞,尘封的抗日碉堡,长满蒿草的工事,仍然难掩往日疾风苦雨肆虐的痕迹。80多年前,曾经有一段时光,这座大山四处弥漫着战争的硝烟。让人们跟着晨曦的彩云,透过晨光望穿红日,翻越80年前千秋大业隧道。我党从黄崖洞酝酿建兵工厂的那天起,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源自心中的信仰和领导自信,对当时中国这艘风雨中飘摇的航船,就时刻掌着舵、调正着前进的方向。这次你来个遥看黄崖洞,踩着八路军留下的脚迹,听我这个不挂胸牌的野“导游”娓娓道来,重温那段保卫兵工厂的岁月吧!

    黄崖洞,山崖高耸,酷似一座天然的城堡,沟壑纵横,又像一道道顶天立地的翠屏风。陡峭山势,鬼斧神工,横云纵雾,易守难攻。当年,左权副总参谋长曾笃定为“理想的兵工厂厂址”。一条小河穿沟流过,一条出入山间小路,一条翻越板山小道,一眼山泉井水。现在,树木参天,植被葱茏,山清水秀,风光旖旎,成为太行山红色旅游的一个著名景点。80年后的今天,我在你身后默默眺望,聆听当年红色种子是怎样落地生根发芽。沿着一条石阶的山路,踏着激昂的脚步,体味晨曦清芬而深沉的气息。

    行走在山岭的枯草中,低矮灌木丛中晃荡着片片红叶,小路边野菊花盛开左右,那灿若鹅黄的小花朵,那白玉似的小花儿,或许正是对这方山水而长眠于抗日战士的敬仰,傲寒风斗冰霜才不艳不娇人。站在半山坡远眺黄崖洞,只见水窑山雄奇连绵起伏,林木葳蕤红意盎然。水窑峪村是依山就势而建,南北二处村院落、十几农户,高低错落石头垒的房子,烟熏陈旧石头洞窑千年不塌,山坡上农业大生产年代平整出弹丸梯田地枯草遍地,地边一棵棵柿树结的串串黄柿子十分亮眼。右手旁秋天的桃花寨,漫坡的红叶,酷似一枚王母娘娘蟠桃宴上的红尖尖仙桃,此处曾是八路军激战日寇前沿主阵地,宛若齐天大圣大闹天空响彻寰宇。对面九凤山上高低错落的山顶,又恰如远道坐轿而来的九个仙女赴蟠桃宴轿顶,凤凰涅槃成铜墙铁壁。淡淡的阳光涂抹在水窑峪山崖上,薄薄清嫚秋雾如烟波飞散,显示出山崖上耸立的黄龙洞古朴与清雅。太阳映照下的鸡冠山,张扬着秋日的万种风情,山顶红叶萧萧,犹如小号兵挂在胸前的军号所系的红绸穗子来回飘荡。

    沿路蓝天淡淡白云,爽心悦目,很少能见到如此美的天空了。站在水窑兵工厂的旧址处,举目四周环视,山峰壁立千仞,直刺青天,九凤山重重叠叠,宛若翠屏锦嶂。现在,山沟里兵工厂诸多的遗迹依然留存,生活区塌陷的窑洞,生产区倒塌的厂房,砖头石头七零八散堆积原地。几处复原后的机工房、锅炉房、装配车间、图书馆等设施厂房依次而立,生产研制的各种武器一一陈列木柜。十几组蜡像工人、陈旧机床,深锁的厂木门、散落的窗格,还有那斑驳的石墙、清凉水井,当初是何等的筚路蓝缕、艰辛创业呢?现已很难用统计数字去计算当年的工业总产值和增加值,但总产出大于总投入比例成几何递增效应,至今依然以无穷倍数再放大再收获。萦回于时际的80多年前,如今无人去寻问探源。然而,它那一孔孔红石窑洞残缺不全,那一道道工厂遗址断壁残墙,但给人留下永久的记忆。这里一砖一石、一草一木、一枪一弹上都烫烙着中国革命的艰辛脚印。80多年前,工人们那种顽强毅力、锲而不舍的宝贵精神财富,依然屹立在太行深山之中,却又辉映现实。时时启迪着人们不忘初心,继续前行,刻刻激励着人们艰苦奋斗,实现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

    穿过兵工厂一池清泉水井台,沿着两边长满杂草的石径而上,几棵柿子树叶摇风处,红山高耸,山岩峭立,沟壑争奇。水窑峪村十几人家,不知居住了有多少代人,可村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早已搬迁到异地立户。农家石窑门窗破碎树枝封堵,以前做饭火烧烟熏得山岩一片黑乎乎的。80多年前,红山岩高悬处书写“誓把鬼子消灭光”的宣传标语口号,原先7个白色繁体大字被风吹日晒摸糊不清,但仍能臆断识别可认。村小石道铺以青石头被人和牲畜踩的光亮,磨的坑洼不平。多年前水窑村,老俩口仍留在故宅石房开了间小卖部,那年建兵工厂时老汉刚5岁。70多岁的老汉,思维清晰,精神矍铄,经常向在此休憩旅游人们,重复讲述水窑峪村抗战期间的诸多故事。而今石房窗户破旧,人去落满尘埃,挂在墙上马灯罩碎生锈,石道杂草丛生。话说老汉几次听讲,最让人记忆犹新、揪心的故事是:本村有个3口之家,都被日本兵逼赶到高山崖边上,母子二人跳崖下去摔死,当家人却被山崖树杈挂住留下条活命,自始至终宁死也没有说出兵工厂机器设备埋藏地点半句话。老人吸着一口游人递给的香烟,不时吐冒着烟圈,话锋一转,喜笑颜开又说起他家儿女、孙子搬迁下山后美好的生活。

    从水窑兵工厂到黄龙洞的半道上,有一个不太显眼的小山岗,石缝里生长着一棵老榆树、一株老松树,手大把粗,低矮虬曲,短枝粗皮,树龄悠久,常年孤单单地守护着用红石板垒砌起来的庙堂山神龛。80多年前,山岗上盖有几间庙宇和泥彩塑神像,可惜“文革”被人们倒毁。现在重新修建起两座佛教大殿、厢房,住一看庙僧人,彩旗、灯笼、红布条仍昭示着佛庙的香火依然袅袅。此地,原是八路军特务连岗哨,视野极为开阔,可前暸看瓮圪廊、桃花寨,后望着板山、黄崖洞,方圆几里,俯瞰无余。此时此景,有一种俯视南太行,如像板山唯我独尊之感,让人不得由衷敬佩起欧团长非凡卓越的军事战略目光。没有硝烟,没有村民,眼前满山绿色,庙里各种佛像都沉浸在祥和的安宁里。山神神龛上地留下刀刻 “保卫兵工厂”字迹的印记,时间风化、游人乱写已看不清,但仍是记录抗战岁月历史痕迹的物证。

    循着山神庙边的小石路继续往北行,只见群峰矗立,酷似丹霞地貌的山峦泛着土红色,仿佛是经历了鲜血的洗礼一般。迈着轻轻的脚步路过一山岔口,红石陡崖千仞,稍平缓的半山坡上,见有一座石头垒的不足10平米房屋,贴山崖而立,简陋陈旧,貌不惊人。爬上山坡一看,路边立有块青石碑刻“将军房”字样和简述。那间依崖而建的石头房屋,并不幽深,亦不高阔。如今,给你十万个为什么都不会想到。它不仅是当年左权将军的居住所,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抗战指挥部,而且还是将军夫妇新婚洞房。静静伫立,深情凝望。怀着一种敬仰的心情来登门拜访,如接受一场震撼心灵的洗礼。朝这座山崖下的房屋,探头扑在窗户朝屋里望去,石板炕上雕塑有穿八路军军装左权将军伟岸坐着的蜡像,仿佛看见左权将军夜深静人,左手端着油灯,右手圈点石壁上挂的华北地图或兵工厂设计图,高瞻远瞩,调兵遣将。断断续续住了不到一年的将军屋,不知坑上摆放的那张红漆斑驳桌子上签发过多道命令,地下那把靠背椅上、那部电话里发出过多少条指令。左权将军为黄崖洞兵工厂的建设、保卫呕心历血,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被赞誉为八路军“兵工之父”。围绕将军屋四周走一趟,衷心以表达对其爱戴和敬意! 

    “将军屋”下来,行走在千仞的黄崖峭壁,拐过三道弯弯小路,来到黄崖洞保卫战中殉国的烈士陵园,背衬群山,雄峙高坡,翠绿松柏,面临深渊,让人肃然起敬。我多次从它身边而过,不忍心打扰它,也不忍心去惊醒它,更不忍心踏进这铺满红石板的小径。因翠柏地下深处埋藏有80多年前的许多感人故事。这一片庄重肃穆的山地,谁忍心去惊扰一个长眠的魂灵呢?巍峨高大的纪念塔上书“黄崖洞殉国烈士众垂不朽”11个大字。烈士公墓前耸立一块青石碑,是1942年9月18日所立。碑上镌刻的碑文和43位烈士的英名,是由当年时任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团长的欧致富又是保卫战的直接指挥者撰写的。记述了当年兵工厂的原貌和保卫战的壮烈场面,讲述了烈士们殊死杀敌的英雄气概。巍巍丰碑,永久记载着抗战保卫黄崖洞的血与火史实,愈加弥足珍贵!保卫黄崖洞捐躯的战士英灵,将在此世代守护这片热土!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展览馆三间屋,还陈列着大量的珍贵史料、实物和照片,再现了当年兵工厂的原貌和保卫战的壮烈场面。透过这些张张珍贵照片,让人不胜唏嘘,仿佛看到了那个峥嵘岁月年代,先辈们为了抗日战争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须叟,忘记那年,因房屋山墙开裂已闭馆锁门多年。

    如今,通往黄龙洞的干河沟石滩旁柿树下,农家大姐石条上摆满饮料、茶叶蛋、绿豆凉粉、核桃花椒、脆柿子的小摊。站在这里,举目北望,这个一眼可见镶嵌在几十米高的悬崖上的大山洞,这就是“黄崖洞”或“黄龙洞”。即使现在从空中俯瞰,这个大石洞也极为隐蔽,因而被誉为大自然赐给八路军的天然枪弹大仓库。在兵工厂生产期间,洞口没有任何攀爬的梯子,只是洞口有个核桃树为支点架设一个滑轮升降装置,枪支弹药物品进出全靠滑轮上下吊拉。现在洞外搭建了一个铁梯子,人们还得小心翼翼攀登而上,当年其难险就不可言喻。洞内别有天地,塑有很多逼真的八路军雕塑,仿佛进入了抗战弹药仓库里。若堆放着地上仿真品,是水窑兵工厂生产所留下的步枪、炮弹,那该多好?也真想在这黄龙洞的某处,可翻阅到当年几本旷世的枪炮弹出入库统计台帐,看一看80多前八路军是怎样统计物资进出存的,那又该多好啊!真是话说三句不离本行。这稍可解开心头之迷,也可运用统计各种分析方法破解当年兵工厂发展状况,了解工人们千辛万苦是怎样的生产、科研创新、扩大枪弹生产量的硬道理。

    经过几处上下近百台阶前往河沟底, 山光水色的黄崖洞高山公园呈现在眼前。山溪淙淙,碧水盈盈,叶红草绿,波光倒影,石亭立水,桥如蛇行。在这里驻足小憩,既可消除登山的疲累,也可以尽情地赏阅绘画者山水写生、白描彩画。坐在小河亭的木条上,向远处张望,有一座如食指似的独山峰,耸立一高塔,和山体浑然一体,天柱石立,简洁凝练,庄重自持。这座由人工青石雕凿与自然山体巧夺天宫相接的塔,叫镇倭塔。从17岁小战士司号员崔振芳雕像旁经过,顺着斜坡没几步远,搭建起人工砌成的石梯,沿着孤峰盘旋而上,镇倭塔与血花亭、崔振芳雕像三点相呼应;还有插着南口山峰两个主碉堡上的红旗,那是当年黄崖洞保卫战阵地工事,真可谓威震日军,名至实归。倚峰扶栏,环目四望,层林尽染,山林泻红,野花飞红。登临镇倭塔,浮想联翩,往事80余年,今非昔比。山岩长着几棵长不大的松树垂向南沟岔一边,用它那稀疏的枝干向保卫战牺牲烈士及小号手致敬。

    走在曲曲弯弯黄崖洞的瓮圪廊,两山对峙,峭壁如削,山涧湍流飞瀑,望天如一线离日远,蜿蜒一华里峡谷险道,气势雄胜,奇绝海内。

    秋风嗖嗖吹面,瓮圪廊苍茫的山风,与人同在穿行,从窄狭之地,匆匆掠过,凭吊那曾经的荣光。瓮圪廊山崖上高悬的吊桥,80多年前放下来吊桥上人来人往,一派繁忙。兵工厂所有的机器物资,所有的人员、粮食进出唯一路道。抗敌抵御之战,山崖上多处留有隐隐的枪弹痕迹,这是八路军保卫黄崖洞的最好证明。望着岩山上已被时间磨平的弹洞,使人们内心里不由得对浴血奋战的英雄,向他们致以无比崇高的敬礼!

    太行山南麓,80多年前一场英勇的黄崖洞保卫战, 让这名不见经传的瓮圪廊地域名,从此享誉中华大地。瓮圪廊蜿蜒曲折,天险绝境一线天,两侧百米巨峰直插蓝天。这里曾让日军闻风丧胆,寸步难进,横尸遍野。当年,黄崖洞兵工厂所生产的迫击炮火控射程大大超出日本,对日军杀伤力倍增,震惊了日本军界头目。日军从1940年到1941年,多次企图将黄崖洞兵工厂毁灭掉,但终未得逞。1941年11月11日,恼羞成怒的敌人又纠集了共5000余人的兵力,空中并有飞机掩护,再次向黄崖洞兵工厂杀气腾腾猛扑过来。当时受命保卫黄崖洞的仅有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和当地抗日少数民兵,但他们在左权副总参谋长和欧致富团长的共同指挥下,临危不惧,利用有利地形与进犯敌军激战了整整7个昼夜,最后以打死打伤进犯之敌1000余人的战果获取胜利,我守卫黄崖洞的军民伤亡仅166人,黄崖洞兵工厂的机器设备则无丝毫损伤。

    在这场保卫兵工厂大战中,小号兵崔振芳孤身战斗在瓮圪廊陡崖工事,坚守7天,居高临下,投出了100多枚手榴弹,炸死敌兵数人,却不幸被敌炸弹炸起石块所击中殉国。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书写了凭险据守、以一当百的骁勇战绩。当倒下一个英雄小号兵,却唤来战士们满腔杀敌气概,将一个个愤火冲天的马尾弹投向敌群,爆炸声伴着巨大的气浪,整个山谷地动山摇。小号兵崔振芳吹过的那把军号,现在珍藏在左权将军纪念馆。

    遭受重创的日军,日军指挥官再施毒计,在火力掩护下,几个日军火焰器射手抵近中心工事,狂喷火焰,让王振喜等12名战士猝不及防,全部壮烈牺牲。战后,他们被追认为“黄崖洞保卫战十二勇士”。黄崖洞保卫战谱写了一首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可歌可泣、激动人心的壮烈史诗,耸立起一座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丰碑! 

    瓮圪廊,耸峙百丈山崖,从绝壁间有一条狭长的步道探脚, 顺着120余级山崖石梯走下,忽感凉意阵阵的溪流,从山涧铺展而降,哗哗水声飞溅,像一条山谷舞动的白绸,汇成一条瀑布,把墨绿色的水潭激起阵阵涟漪。这幽深窄长的石道 ,感觉自己好像从一个沉睡已久的梦里走了出来,又猛一抬头,看见山外面的天地,是那么高远辽阔。放眼一望,黄崖洞外面华丽转身,道路宽广,树木笔直,绿草茵茵,还有鲜花在开放,深吸一口空气,沁人心脾。

     大踏步地走出瓮圪廊口,迈出黄崖洞景区核心山门,汉白玉琉璃三门牌坊高大壮美,中门“黄崖洞”三个金色大字是邓小平同志亲笔题写的。红色电动小火车缓慢而来,温馨载着游人观赏两旁高山拍照,车厢广播介绍红色黄崖洞景区,铁道两旁垂柳叶泛黄,小草坪广场用二块红金石头鼎立起一块黄龙洞洞口形状石头,最大一块石头上有邓小平1985年3月22亲笔题名《黄崖洞》3个大红字。抗战时期,刘伯承、邓小平随129师部队抗战、整军曾在黎城工作生活过一段时间。1943年7月在黎城县西柏峪村建成一座石拱桥,行人通车引水灌溉农田两用,石墙上刻有“小平桥”三字,当时可见百姓对伟人感恩已情深至极。1945年8月25日刘伯承、邓小平、陈毅、林彪、薄一波、陈赓、陈锡联、陈再道、张际春、滕代远、杨得志、肖劲光、邓华、邓克明、宋时轮、李天佑、王近山、傅秋涛、黄春甫(江华)、聂鹤亭20位首长,乘坐美军驻延安军事观察组的运输机从延安机场飞至黎城长宁机场。

    黄崖洞景区小火车终点南站,广阔平坦的广场下侧不远处,电视屏幕播着《太行山上》歌曲,横树着一面花岗岩红旗,青石帖面雕刻着英勇抗日的八路军人像,张扬着保卫黄崖洞顽强不屈精神。

    巍巍太行,烈烈旌旗。80多年前,在这里上演过多少次可歌可泣对敌战斗故事,往事如烟,随着小河里的水流淌而过。昔日抗日战争的硝烟虽早已散去,但殉国烈士如那岁月常青的松柏,永远留在这生活过战斗过的山沟里,并深情地爱着这片土地,头顶着瓦蓝天空,观看着每一天日出日落,几缕不经意的山风,时常送来时代变迁的喜讯。

    一路跟着抗战的英雄印迹走来,满眼是逶迤起伏的山峦美景,每一条山路小道的石头上,都留下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鸿章。 回头再望一望寂静的山间,微醺的秋阳,金黄的柿果,嫣红的树叶,给我这个当一整天的“野导”,跳落在高山群峰的那棵心,更加充满阳光与快乐。看今早晨曦,怎能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吗?

    黄崖洞,自然造就,亘古不语,丹霞耀眼,雄壮无比,铜墙铁壁,蔚为壮观,历史丰碑,光耀华夏!

    80余年,风华流转,换上新颜,晨曦红叶,风景如画。80余载逝去,这些红色的记忆,将永远铭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