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统计信息网 欢迎您!当前时间:
数海扬帆
您当前位置:长治市统计信息网 >> 统计文化 >> 数海扬帆 >> 浏览文章

    寻访团泊洼

    时间:2017年11月13日    作者:统计局 周卫平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
      

    早已入秋多日了,但天津如炎夏炽热的天气,长时间逗留在天空中丝毫没半点肯走的意思。有一天傍晚在街区闲走,不知来到叫什么社区老年人白天照料楼房前,在读报栏里看到天津《今晚报》,有一则彩版广告大意是国庆节长假到团泊湖温泉水上乐园休闲嬉耍。看后,顿时我脑海里闪出一个地名概念,心想:这个在天津人心目中有个大名鼎鼎的仁爱团泊湖房地产的地方,那是不是已故著名诗人郭小川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风靡一时,写作《团泊洼的秋天》诗歌之地吗?团泊湖和这首著名的诗歌《团泊洼的秋天》,有着什么样千丝万缕的相关系数值呢?

    回到家里,上网360搜索“团泊湖”三字,果不其然就是以前曾是郭小川在“五七干校”接受思想劳动改造、生活过的团泊洼之地。我随接点开《团泊洼的秋天》诗文,再次反复阅读着郭小川先生于1975年所著的《团泊洼的秋天》那首诗歌,心生壮阔,胸中澎湃,犹如与亲人久别重逢,脸上带着浓郁的兴致,赞赏之意,溢于言表。

    团泊洼位于天津南部大港、西青、静海三地交界处,独流减河和马厂减河的三角区域内。现已不知是什么何人何年将团泊的“洼”字换成“湖”了。斗转星移,岁月更替。为了让经济发展的财富像滚滚洪流而来,这一字“泊”之改成“雅趣”的“湖”,而丢失却是一个带着乡土色彩的名字,遗失了乡村悠久历史风情地名,淡忘的是农耕文化的乡愁。当人们为传统地名急剧消失而痛心的时候,团泊洼沉淀历史脉搏的温度,承载着厚重的文化记忆,穿越千百年的时光,人们叫顺口的鲜灵灵地名,从当今别墅窗棂透出的一束灯光中消逝而去。

    不知不觉间,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国庆、中秋双节。我对团泊洼的惦记和情愫也在秋风吹拂中慢慢醒来,睌上在小区健身器材闲坐,多次抬头仰望天高星灿,无时无端地思念起团泊洼来。这些天来,心里或多或少总有挥之不去的牵挂,真想早点到静海区的团泊镇走一趟,寻找那《团泊洼的秋天》原地,体验诗歌中所描写的秋天韵味,零距离感触团泊洼的每一寸肌肤。 

    秋天正当时,十月秋风正当时。放下劳碌的心情,手里掂着小包,心系思念,说走就走。因寻访团泊洼的心情迫切,早六点多我从家门走出,跟着手机地图导行轨迹,沐浴着明媚的晨光,坐公交车来倒地铁再坐公交车,穿越繁华如都市的商业街区。公交车行走在到团泊湖的路上,我心里时而有点低估,这与当今时代是否有点格格不入,是不是脑子里那根神经出了问题呢?忽然一想,又来自我抚慰,到团泊湖去走一走看一看,最低起码能活动活动筋骨,放松放松心情,开开眼界,何乐而不为呢?从车上玻璃窗口望去,一路上车流稠密,举家出游者居多,公交车还没走几步远就被堵住等待,市郊快速立体交叉桥一座闪过一座,几乎一样高楼夹杂着平房的村庄,一个接一个从眼前飘过,到处呈现出一派富裕繁荣。宽阔笔直的公路两旁树木碧绿,金灿灿无际的田野,块块稻田丰收在望 ,十分夺人耀眼。一路风景,静谧美好。坐两个多小时公交车,总算来到团泊新村庭院。刚下车,看着团泊新村站牌名字就知道,当年的团泊洼之地即有可能就在附近。未见诗中所著团泊洼往昔面目,却犹如穿越过时光隧道,让你的视光一下子回到了盛世花季。这个名声响彻在外的村镇,到处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气氛,宽阔整洁行走大道红灯高挂,迎入眼帘雄伟气派的镇政府、行政服务中心、医院大楼上国旗高高飘扬,绿树成荫,花草飘香,车停路旁,游人不多,错落有致的花园别墅洋房成群,温泉宾馆洗浴招牌林立,文化广场小吃摊店摆放有序,农菜市场人声鼎沸,古朴的民风,独特的夹带河北唐山口音,令人赏心悦目。

    阳光明媚,天高气新。团泊湖沐浴着金色的阳光,天空蓝得那么纯净,淡淡的白云浮现。团泊湖镇,以前这片远离天津市区的不毛之地,现在给人的感受是地产商业的气息十分浑厚,道路两旁便是吊塔高耸,楼房脚手架林立。离城市更近了,离现实更近了,离理想更近了,成了市民度假休闲的福地,老年人颐养千年居住地。多年来,由于自己看惯了高楼大厦,习惯了繁荣吵杂的中等都市的喧嚣和浮躁。我第一次踏上这个大都市郊外陌生的乡村,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环境十分优雅、宁静,四处绿树成排,草地青青,道路两旁纵横交织的梧桐树叶秋风吹得沙沙响,掩映在万绿丛中的村庄,宜居怡人。眼里晃来晃去那一幢幢别墅,这就是我心中魂牵梦绕几十年,一直认为充满野趣生灵,充满神秘面纱的团泊洼吗?今日得以如愿以偿,脚板踏入团泊洼的土地,有幸来到了这个既熟悉的标题又浪漫诗句成章的乡村,触景生情,自觉不自觉地勾引起多年的记忆。我思绪不禁再次回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求学路上,还记得那是40年前一堂语文课上,是从一首诗歌中得知天津静海县有个叫团泊洼的地方,学生不上学排队到公社大院里参加农民“批林批孔”诗歌大赛,还知道有个农民诗歌比赛出名的天津小靳庄村。这个以往深情的团泊洼,燃烧我心灵的三个无休止音符,当年那股青春的激情火花,又一次从心中熊熊升起,此时胸堂里也鼓满了无限迷人的遐想。

    “秋风像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团泊洼;秋光如同发亮的汗珠,飘飘扬扬地在平滩上挥洒……”。坐在公交车上闭目养神的我,脑海里藏匿这些只言片段零碎诗句一同被车鸣声唤醒,让我回忆起40年前初春时那缱绻的意绪。那还是在1977年春节过后,正是像我这样一大批青年人刚迈步上路,双脚能踏上新时代的第一趟考试班车,通过政治和语文、数学二门考试,也不知道考了多少分数,总算进入久昐心仪的乡镇高中二年制读书。那时刚刚粉碎“四人帮”不久,中学生仍是校农场、校办工厂劳动与上课文化课相结合,又没有新的语文课本可选用,只能从旧课本摘选上章节或念报纸。有一天上午,语文老师不知从那里找来一张《人民日报》报纸,登刊两篇郭小川遗作《团泊洼的秋天》和《秋歌》诗歌。老师拿到在课堂上给同学们朗读声音仍犹在耳边,自己还将这两首诗歌工工整整抄写在红旗笔记本上。尤其是对诗歌中描写了秋天里有形景物的描绘,对我们这些来自农村学生来说,秋景的每一句细腻描写都真的直抵我心灵、“与我有关”。诗歌的开头几句诗,宛如活龙活现农村田野上、汾河河畔秋天看到的景色一样,从垂柳、芦苇、蝉声、蛙声、高粱、向日葵到大雁等实景比拟意境,给我留下最深刻的映像,仿佛是一张张幻灯片,至今历历在目,记忆犹心。正是《团泊洼的秋天》、《秋歌》诗歌的报刊发表,迎来社会新时代的春天,也温暖了一个时代的年青人,像雨露甘霖浇灌着多少学生写诗词的幼稚心花,有点是八十年代中期王朔诗歌“独步天下”的狂热劲头。当时在学校整天学写诗词的大梦,成为自己心灵留下难以挥之不去的往事,就像在农村儿时每年清明节前,刚从黄土地里刨出一截甜甘草,放到嘴里越咀嚼越有滋味,那芳香甘甜的味道弥漫至深至今。记的在十几年前,有一回我不知在什么杂志中看过一篇文章,郭小川写完《团泊洼的秋天》诗稿,用普通信封从天津寄给北京《诗刊》杂志的一位好友,诗后面还有几句“万勿外传”作者叮嘱话。正是被这位知心朋友对诗歌读后心灵同感,不敢向社会透视,只好用油印焟纸包裹好,钉在衣柜底木板下面才保存下来,两年之后才得以面世发表。当时也许自己还年少不惜事谙,对诗人写作时代背景、内心激情、主题不清楚,尤其对诗句中几处什么战士排比句子更是了解甚少或不知情。团泊洼,那是我在学生时代从报纸上学习郭小川诗《团泊洼的秋天》中初识的,这对团泊洼的情愫直到现在难以忘怀。这次来团泊湖,一不是来购买洋房别墅,二不是来泡温泉休闲的,而是来体验一下乡村富裕民风,感受一下乡村风光的闲逸与安详,同时也想寻访诗人郭小川当年生活过的足迹旧址,了极心中藏贮多日的愿望能否兑现吗?。

    湛蓝的天空,缤纷的芦苇,碧蓝的独流减河,处处溢彩流光。 在那深绿的冬枣树、墨绿的柳树掩映,金黄色的槐树高低搭配,辽阔的团泊湖四周,密匝匝的三层别墅排列,清一色的粉墙黛瓦,明朗素雅,好像一个个方等正在等待检阅的“士兵军容”,荣华别艳,成方成园,芳名新趣,彰显富丽堂华,飒飒秋风里傲岸站立。如今的团泊镇村民安居乐业,村镇规划极为有序,纤尘不染,慕名参访者、泡温泉人、买房者络绎不绝,悠闲奢华。刚才坐公交车时,听车上人说道村民家家户户有好几处别墅。现在的团泊湖别墅价格每平方米在三万元左右,那一幢房子身价都在四五百万以上,现已成为部分日渐富足的国人追求的一种时尚,一份荣耀。这是我有生以来听到团泊村村民富裕程度,已大大超出自己的想象力,这里都市乡村与童年时生活过的农村及长治市近郊村镇是不可理喻的,有着天壤之别。我行走在团泊镇柏油路上,心想今天我终于在这里见到你了,感到由衷的亲切和巨变震撼,40年等待让我怦然动心,几乎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一边张望着无际的别墅地产,美丽花园式住宅镶嵌在天地之间,一边欣赏着一片洁净的蓝色天空,立体动感如诗如画乡村,足足赚了我的眼球。这时秋风微微刮过,就像诗歌中描写的梳子那样自然的神韵,鲜活生动细节感人的传达,脑海中不停地回响着诗句,引起了许多遐想。当年著名诗人郭小川,也是在这个秋天的季节里,秋蝉哀鸣,甚嚣尘上,阴霾迷漫,诗人心灵有多少关注社会的沉浮思绪,在这里用笔尖激荡飞扬,借秋天之景抒发内心愤怒,人生所经历的坎坷、沧桑、哀伤、求索,都在这里荡涤、思索、凝华,写着、写着,不由得两次跃然信纸上写出“团泊洼,你真是这样静静的吗?”

    团泊湖镇上的湖语公园,水泊盈泽,星罗棋布,绿芦苇红草摇曳身姿,游人乘坐游船从水中划过,满眼的葱郁的绿色,犁开碧波水面,泛起一道道涟漪,湖水里倒映着芦苇璀璨迷离的芦花,景色十分优美。跨过团泊河道大桥,紫红色大理石上刻着团泊洼镇四个金黄字。没走多远来到路旁的镇政府,在门口外看了看当地简介和地图,附近有个光合谷生态主题园和团泊湖水库。经询问看门老大哥,告诉我说光谷内建有一个小动物园、采摘园,还得最低买40元门票才能进入游览,大人去没有什么值得好看的地方。听老哥这么一说,决定放弃去了光合谷的念头。在闲谈中得知,脚下所踩的这块地就是以前的团泊村村址,1993年改村设镇管辖几个村;再打听当年的中央“五七干校”,告诉我离这里还有十里路程,现在为天津石油职业学院,以前好多几排老房子早以被拆掉了盖了教室高楼。听了老大哥一番诚肯、善意的话,让我倒吸了一肚子凉气,兴冲冲而来的喜悦心情,顿时仿佛是多日连阴雨天一样沉郁忧闷。不管怎样说啥,我既然来了团泊湖那就权当一次旅游,索性丢掉来时不现实的梦幻妙想,第一次漫步于秋天的团泊湖,头顶着蓝天白云,沐浴着秋日温暖阳光,沿着旖旎的团泊洼水库大坝,碧波点缀出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意境,心想到此景此情,倒也不虚此行。我没走几步,就在超市门口顺利地找到了一辆能骑共享小黄自行车。自己来游团泊湖不坐电动出租车,唯有喜欢骑车而行,才随处轻身走动 ,方可慢慢细细品味团泊洼秋天野趣的神韵。打开手机地图,依照手机导航图顺利搜索到团泊湖水库,没有几步远路程。再细看回去路线,有一条环湖路可直接骑到天津体育馆约30公里左右 ,轻车熟路再坐6号线地铁、公交车就能回到家了。骑着自行车窜过团泊镇路边别墅群,沿着一条笔直的柏油路来到团泊湖水库。看铜牌子上介绍是1978年建成一期华北平原上最大水库,1993年二期增容竣工,总面积达60多平方公里,长33公里,是天津居民生活,工农业生产用水的主要水源地,鱼类、鸟类种类较多。

    金秋的团泊湖水库,芦花当空漫舞,花木葱茏,天蓝水清,多了一份宁静与怡人。又是秋天,轻柔舒卷的白云,站在团泊湖水库大坝上,只见一望无际的湖面碧光粼粼,水面光滑柔软得像绿色的绸缎,一簇簇、一丛丛芦苇花穗在微风中摇曳,像点缀在这绿色绸缎上的动画。远远望去,阳光抑下被演绎得清丽而雅致,波涛激荡的宽阔水面,几条小渔船在水面上悠然飘荡,仿佛是一只只水鸟浮在水面,多了几分柔美与平静。如今来到团泊洼,自有一番感受,是何等的眼睛舒适,心里十分愜意!

    蔚蓝深邃的天空,飘动着团团白云,阳光照耀在这醒目的团泊湖水库。据说郭小川当年在团泊洼的“五七”干校,就在团泊湖水库大坝附近。我推着车子漫步于大坝上面,车来车往,碧水连天,人气盎然,拍摄声响成一片,众人拍下了水库美好的风景。登上伸入水面的一座观景亭眺望,视野开阔,极目十里,湖光水色,瑰丽诱人,还有那万亩葱葱郁郁的芦苇迎风荡漾,远景近物再没有如此动人的画卷了。眼前烟波浩淼的水面,晶晶闪烁,俯视碧波静中有动、动中有静的微波水浪,鱼翔浅底游过。一望无际的芦苇随处荡漾,仿佛青纱帐中群马簇拥着奔腾,百鸟飞翔盘旋头顶飞过,多位男士在岸边挥长杆垂钓。旖旎的湖光水色怡人,心情感到格外开阔、舒畅,无不让人赞叹、感慨。水中充盈着恬淡与清雅,芦苇摇曳着旷达与野趣,足下大坝下埋垫的土石,被岁月堆积成几份浮想,不禁使人感慨万千。置身在大堤岸边,秋风吹动着水浪微波,不时拍打着大坝体澎澎的声音,恰似一首激昂的生命之歌,唱响秋季妩媚的多姿强音。秋天的团泊湖,仿佛是一面巨大的镜子,映照着它残云半月的过去,映照着它时代变迁的今天,映照着它前程似锦的明天。在那上世纪七十代初,诗人郭小川在这里度过五个秋天时光,学习、思想劳动改造休闲之余,每天总习惯出来在大堤上走一走,看一看团泊洼的时静时动的芦苇,瞧一瞧干校的田间地头自己里亲手种的快成熟高粱、向日葵,浮想联翩,奋笔疾书出那脍炙人口的《团泊洼的秋天》和《秋》诗歌。秋日云淡风轻,诗人在干校农田里采风所留下的脚印,已被岁月尘封,且无处可觅。团泊洼,曾是诗人思想劳动改造长达5年的地方,酸甜苦辣填满了半辈子人生的行囊,日积月累的伤痕,蕴孕着满腔的诗情,能不由诗人激情有感而发,一气呵成的《团泊洼的秋天的》鸿篇巨著,终定格于1975年9月。今天来团泊洼,我把这首诗文重新复制粘贴在此地,想一想那个波澜壮阔的“红专”动荡年代,几百位文化学者、文艺大家接受思想劳动改造,审查万千。站在水库边上用手划动着水面,微微水圈向外消失殆尽。随波逐浪,心所欲遥想当年秋天,在那阵阵的天冷风雨中淋湿的诗人,身心的煎熬与焦虑,背负着一种困惑,一时郁闷,书写出一曲高歌,一身气正。那一抹流年五载,诗人凝视着秋天里别致的自然景色,在诗的意境中抒发着自我的感情,思想澎湃的潮水在字里行间汩汩流淌,标点符号点缀着岁月中的苦辣酸甜,而满怀一腔热血的战士,却始终不忘初心,继续前行。时间淙淙流逝,人事倏尔远逝。回眸之处,再没有当年“五七干校”的任何遗迹,再没有秋天诱人红红的高粱穗、黄金盘的向日葵,只有河还是那条河,只是那条静静流淌的河水变成平湖。风吹日晒,物换星移。40年过后的团泊湖,风景这边独好,让游人久久不愿离去,成为世人向往的安居之所。

    光阴荏苒,几度风雨,几度春秋。40多个春秋寒暑,40多次秋风的梳理打扮,改革开放大潮狂飙般地冲击着广袤乡村,使团泊洼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秋日的阳光下,当年郭小川诗人站立在土堤上,轻轻朗读着刚刚写完心灵史诗的《团泊洼的秋天》,声声传递着内心的无限期望:“不管怎样,且把这矛盾重重的诗篇埋在坝下,它也许不合你秋天的季节,但到明春准会生根发芽。” 今日的团泊湖水库大坝,已经不是郭小川当年所走的低土堤了,早已变成了宽阔的柏油大道。沧海桑田的团泊洼,40年前郭小川为你谱写了一曲《团泊洼的秋天的》赞歌,恰遇枯木逢春又焕发生机,绽开出最美的花朵,清丽的秋风又翻开一页页诗篇,字里行间演绎着神奇的故事,让人为之倾心、迷醉。逝水东流,荒芜不再。岁月年轮碾过的团泊洼,已将埋藏于坝下的诗篇,早已化作参天大树。默默守护着团泊洼的丛丛芦苇,见证了岁月的沧桑,见证了时代的变迁,见证了团泊洼的兴衰,谱写着抒不尽情的美丽诗篇。

    时光如梭,白驹过隙。40多年过去了,昔日的荒芜偏僻之地,变得车水马龙、人声别墅,天津规划居住60万人一座新城正在崛起。面对那团泊湖日新月异的巨大变化,当地人也说不上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文化部“五七干校”方位在哪里,早已不知所在位置,许多人对已故著名诗人郭小川陌生许久,或许是团泊村村民的生活如河水一样平静流淌,却被挡水筑坝的水库发生了改变而淡忘。这个美好的社会新时代,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曾经的荒芜难寻踪影,如今已经是别墅楼房林立,处处是美好风景。从昔日诗人的诗歌血脉中也能悟出大道:“秋天的团泊洼啊,好像在香甜的梦中睡傻;团泊洼的秋天啊,犹如少女一般羞羞答答”。这些拟人化名句,简略几笔勾勒出当年那团泊洼明朗、秀美的秋景图。如今的她,早已在本世纪初轻轻撩开了神秘的面纱,不在是那么羞羞答答,温柔中有秀丽,妩媚中有荣花,现又梳妆打扮出人见人爱的俏丽容颜,众人争相有份生活空间。如今的她,已没有当年诗人的那样偏僻苍茫,也不是一个小家碧玉了,把团泊湖纳入自己的怀抱,当成她的梳妆镜子,豪门大气,奢侈华丽,明眸皓齿,喜上眉稍,在没有几分羞怯的感觉呢。40年来,春风吹醒了千年沉睡的团泊洼,改革开放像大海扬波卷起的巨浪,冲刷出繁华盛世的辉煌诗篇。

    站在环湖路边的一处芦苇再给自己留个影,轻柔吸一口沁人肺腑的清凉空气,抬头仰望着团泊湖那天空云卷云舒,精灵般的海鸥鸟在天空自由飞翔,伸开双臂放开喉咙大声高喊:“团泊洼,我来了,我来了”!我的声音亦然传遍了任何可见和不可知的角落,穿透力悠长的声音在湖中迂回荡漾,快乐的因子在空气中传递,宏大的喊声这是一种多年情感的凝聚。我蹲下身子凑近湖边的水,双手抚摸着她那清凉的肌肤,近距离感受这一湖水的魅力。此行,尽管我没有寻找到诗人郭小川当年思想劳动改造“五七干校”原地址,却目睹了《团泊洼的秋天》诗文里焕发出新时代的容颜,或多或少也算是了却自己多日怀思的心愿,同时双手合拾,也可悄悄告慰诗人,在团泊洼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没有苍老,大堤内外今非昔比,华丽转身,繁花似景。再次放慢自己的脚步,望一望这片迷人的水光与波影,看一看芦苇花絮的浩浩飘荡。年年秋来,年年秋去,又是一个别样的秋色风光。在这光芒轻漫缭绕的水库边中飘荡了两个多小时,思绪仍沉醉在眼前的湖光秋色里,水清气朗,心静如水,心旷神怡,宁静致远。日头随即飞过午时,我恋恋不舍骑车离开了团泊湖水库大坝,离开了今日让我无数遐想的地方,等待明年春暖花开时节,一群大雁在天空排成“一”字或“人”字向着北方飞去,再捎去我对团泊洼千言万语的行行思念和问好。

    沿着环湖的团泊大道一直向南骑行,没走多远来到独流减河大桥,忽然被眼前的景致所陶醉,河道非常宽阔,蹁跹河水长,河水面也不算宽大但清澈,阳光微风吹拂河面,波光粼粼,直奔大海。看介绍独流减河为历朝历代人工开挖的河流,疏浚市区海河水造福于民众。环顾河两岸,河道里长着零散芦苇在水中摇曳,大堤外几排滴翠大树、低灌木组成了天然绿色屏障,桥上喧嚣车声渐小,驱使着我不得不下车,举起手机留下独留减河秋日画面。著名诗人郭小川《团泊洼的秋天》诗中写到:“蛙声停息了,野性的独流减河也不再喧哗……”。诗意是美好的,可当年并非如诗意般美好。团泊洼到处是盐碱地,春天白茫茫盐硝一片,汛期一片水洼洼连天,庄稼不长,芦苇众生,也不知地底下有地热资源。被郭小川当年写得充满野趣的团泊洼,早已见不到踪影,如今已被财源旺盛的别墅群遮挡挤占,到处是一派和谐与安宁,美丽富饶。前景无限,风光无限!

    过了独流减河大桥,再走几公里,就踏上了这块风云激荡的土地——大邱庄。改革开放初期,在团泊洼湖畔拔地而起的大邱庄,曾凭借团泊洼生长的芦苇编席子挣到 “第一桶金”,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乘着改革的大浪潮,当时农村经济发展叱咤风云一时,被誉为华北地区率先富裕起来的第一村。大邱庄曾有过一段曲折,将村里四条大街划分为四个村委会。二十多年来,经一路爬坡过坎,浴火重生,凤凰涅槃,扬帆起航,奋力前行。经过大邱庄新城和工业园区,居民生活幸福安康,工业生产一片火红。沿泰山路骑到大邱庄村口牌楼下,小轿车、电动三轮车在等客人,不远处见有一座九龙壁,虽有点陈旧尘埃落身,但气派华丽依稀能看到当年的辉煌风采,背面由禹作敏书写的大邱庄辉煌历程,流露着岁月的刻痕。怀着期待,眼见为实。但肌饿肠鸣,吃饭是第一要务。走入镇里,宽阔街路两旁苍松翠绿,楼房鳞次栉比,人头攒动,熙熙攘攘,街上高档轿车来来往往,镇里一派旺盛的人气。路过黄山路,一排排整齐的小别墅映入眼帘,居民住宅楼错落有致地隐藏在绿树花丛中。生态、智慧、文明、富裕宣传牌比比皆是,文化广场嬉戏的幼童、健身的老人、埋头看书的年轻人,呈现一幅安详幸福图画。沿着大邱庄百亿道一直向西骑行,路旁有个大邱庄文化广场、水上公园,从外面看布置的很有景致,树草水融为一体,广场上耸立的大理石上刻有郭小川诗人《团泊洼的秋天》。走出大邱庄,在笔直宽敞的公路骑行,这辽阔的团泊洼里,一片一片郁郁葱葱的芦苇荡,飘动着无限诗意的芦花,成千上万亩碧绿碧绿荷塘的呓语,残荷间仍飘浮着零星可数的小小粉的红的莲花,远处还有映照着蓝天白云如镜子一般的鱼池。路边生长着一人多高的一大片枣树林,树枝上已挂满红的半白半红小小的枣、冬枣,真想下车伸手去摘下几颗红枣,尝一尝脆枣的甜滋味,路边有几处采摘园,摆满各种葡萄、冬枣、小西瓜、蔬菜等,有许多人停车采摘或购买。

    秋阳柔和温暖,迎着阵阵的秋风,骑着车子行走在西南环湖路上,再次回到了碧波寂静的团泊湖湖边,远处金黄色的稻谷和翠绿的芦苇,仿佛演奏着秋与夏的交响大合唱。这一番清丽的景色,仿佛又把我带进《团泊洼的秋天》诗画中。国庆节长假,团泊湖招引来太多的休闲游客,或者骑游,或者开着车子自驾游,一家老小携带帐篷、烤炉、小棉被、饮料、食材等,徜徉于湖畔逗乐和野炊,其乐融融。在这团泊洼富有生机的一切,被巧妙而和谐地安排在一幅画卷里,天上地下,纵横交错,气象万千,变幻无穷。小小的团泊洼,是中华沧桑变迁的一幅重彩画卷,容纳了自然与人类共存交融,自然与人文诗歌在这里交汇,历史与未来在这里交响。

    在深秋西斜的夕阳照射下,看着我的人影、自行车影时拉长时缩短变小,参杂一些单手势比划动作,犹如农村灯影下照在白房墙壁上的皮影画作,孤芳自赏,解困取乐。西边云彩已被夕阳染红,正奋力地向我飘来。橘红夕阳辉耀,团泊湖宛如丰韵欲滴的美丽少女风姿,婀娜妩媚,全身碧波金光闪闪,洋洋洒洒湖水宛如系在脖子上的一条蓝色漂带,胸前挂着一条东连西串起零散的芦苇翠绿项链,引人入胜,美不胜收。满眼的秋光使人沉醉,诱惑着我的视觉,不时停下来拍照,体验秋日迷人景色的美妙,竟让人一时忘记了归途。在叉路口处,有一个指路牌标着霍元甲故居纪念馆,还有6公里路程,我怕天晚又人生地不熟,找不见回家的路没有敢进去观瞻,难免有点遗憾。骑入城市中心地带,秋天绝美的风景很难看到,混杂在人群车流里行走,更难寻找到一丝秋天的味道。如今人间的浮躁、狂热、功利,团泊洼的安静似乎都不为所动。

    团泊湖的匆促一瞥,会演化成为持久专注的凝视。剪辑了岁月的一段,咀嚼了历史的一幕,跨跃了时代的一截,品鉴了诗人的一生。今天用了多半天的时间,行色有点匆匆,团泊洼注定了不可能细致地欣赏到的今天,更不可能安心地去细致地寻找昨天,只有剪取了像一帧印象派风格的点滴画面,简笔速写成粗糙文字。乘兴而来,收获而归。回程路上梳理着今日的行程,可以说是惊喜和感奋交加,团泊洼的往日,让我感受到了诗人5年生活的苦与乐,团泊洼的今日,让我看到了秋天里最美丽的风光。

    当晚回到家里,全无奔波疲惫之感,吃过晚饭再一次打开电脑翻开下载《团泊洼的秋天》诗歌,眼前总是闪现着团泊新村、水库的所见所闻,向家人讲述村民恬静绚烂的安居风光,油然而生又回忆起消逝了的岁月和人事。读着那一段不足千字而激情澎湃的诗句,静谧聆听到字正腔圆的颂读声音,再次触摸到诗人激烈跳动的脉搏。诗歌的每一字字句句仿佛变成一片无际的芦苇绿洲,芦花在枝头轻舞飞扬,天空飘浮着忧郁的暗香。曾有过一位伟大的诗人,一腔豪情壮志未酬,束缚于旷野的团泊洼大地上,踽踽独行,那样执著,那样坚定,那样钢毅,迎着沁人心脾的秋风,走在被河水浸湿的土坝上,身后一脚浅一脚深的印迹,给人留下一串串忘不却的情思,让后人不断前往寻访和敬仰。那里的一切,对于我来说,是多么的诱人。

    团泊洼的秋天,那是时代的记忆,时代的印迹,现实的淬炼。团泊洼,凝聚着一代代人共同的回忆,每每想起、看到秋天,总让人怦然心动。这个曾让人们经驻足留恋过的地方,留下了诗人雄壮激昂的诗歌与诚情,给人们写下了铿锵诗音,留下希望和力量。

    团泊洼的秋天,有谁不说是一个美丽的词语呢?它的每一句诗语变化都蕴含着许多梦想,但还要比“战士”梦想,来得更为真切浓烈。团泊洼,正成为一片蓬勃奋发的活力热土, 以其独有的自然底蕴与知名度,洗尽铅华,熠熠生辉。

    附录:郭小川《团泊洼的秋天》、《秋歌》

    团泊洼的秋天

    秋风象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团泊洼;

    秋光如同发亮的汗珠,飘飘扬扬地在平滩上挥洒。

    高粱好似一队队的“红领巾”,悄悄地把周围的道路观察;

    向日葵摇头微笑着,望不尽太阳起处的红色天涯。

    矮小而年高的垂柳,用苍绿的叶子抚摸着快熟的庄稼;

    密集的芦苇,细心地护卫着脚下偷偷开放的野花。

    蝉声消退了,多嘴的麻雀已不在房顶上吱喳;

    蛙声停息了,野性的独流减河也不再喧哗。

    大雁即将南去,水上默默浮动着白净的野鸭;

    秋凉刚刚在这里落脚,暑热还藏在好客的人家。

    秋天的团泊洼啊,好象在香矩的梦中睡傻;

    团泊洼的秋天啊,犹如少女一般羞羞答答。

    团泊洼,团泊洼,你真是这样静静的吗?

    全世界都在喧腾,哪里没有雷霆怒吼,风去变化!

    是的,团泊洼的呼喊之声,也和别处一样洪大;

    听听人们的胸口吧,其中也和闹市一样嘈杂。

    这里没有第三次世界大战,但人人都在枪炮齐发;

    谁的心灵深处——没有奔腾咆哮的千军万马!

    这里没有刀光剑影的火阵,但日夜都在攻打厮杀;

    谁的大小动脉里——没有炽热的鲜血流响哗哗!

    这里的《共产党宣言》,并没有掩盖在尘埃之下;

    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在这里照样有最真挚的回答。

    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在战士的心头放射光华;

    反对修正主义的浪潮,正惊退了贼头贼脑的鱼虾。

    解放军兵营门口的跑道上,随时都有马蹄踏踏;

    ·七干校的校舍里,荧光屏上不时出现《创业》和《海霞》。

    在明朗的阳光下,随时都有对修正主义的口诛笔伐;

    在一排排红房之间,常常听见同志式温存的夜话。

    ……至于战士的深情,你小小的团泊洼怎能包容得下!

    不能用声音,只能用没有声音的“声音”加以表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不怕污蔑,不怕恫吓;

    一切无情的打击,只会使人腰杆挺直,青春焕发。

    战士自有战士的抱负:永远改造,从零出发;

    一切可耻的衰退,只能使人视若仇敌,踏成泥沙。

    战士自有战士的胆识:不信流言,不受期诈;

    一切无稽的罪名,只会使人神志清醒,头脑发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忠贞不渝,新美如画;

    一切额外的贪欲,只能使人感到厌烦,感到肉麻。

    战士的歌声,可以休止一时,却永远不会沙哑;

    战士的明眼,可以关闭一时,却永远不会昏瞎。

    请听听吧,这就是战士一句句从心中掏出的话。

    团泊洼,团泊洼,你真是那样静静的吗?

    是的,团泊洼是静静的,但那里时刻都会轰轰爆炸!

    不,团泊洼是喧腾的,这首诗篇里就充满着嘈杂。

    不管怎样,且把这矛盾重重的诗篇埋在坝下,

    它也许不合你秋天的季节,但到明春准会生根发芽。……

    1975年9 月于团泊洼干校初稿的初稿,还需要做多次多次的修改,属于《参考消息》一类,万勿外传。(——作者原注)

     

    秋天来了,大雁叫了;

    晴空里的太阳更红、更娇了!

    谷穗熟了,蝉声消了:

    大地上的生活更甜、更好了!

    海岸的青松啊,风卷波涛:

    江南的桂花啊,香满大道。

    草原的骏马啊,长了肥膘:

    东北的青山啊,戴了雪帽。

    呵,秋天、秋水、秋天的明月,

    哪一样不曾印上我们的心血!

    呵,秋花、秋实、秋天的红叶,

    哪一样不曾浸透我们的汗液!

    历史的高山呵,层层叠叠!

    我们又爬上十丈高坡百级阶。

    《团泊洼的秋天》写于1975年9 月。当时,郭小川受到“四人帮”及其余党的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郊静海县团泊洼干校隔离审查。但这一切并未动摇诗人久经战斗考验的坚强意志。他以“是战士,决不能放下武器,哪怕是一分钟;要革命,决不能止步不前,哪怕面对刀丛”的无产阶级英雄气概,在毛泽东关于《创业》批示的鼓舞下,写出了《团泊洼的秋天》、《秋歌》等投枪匕首式的诗篇。

    这两首诗是诗人在高压下进行英勇斗争的真实记录,是充满革乐观主义精神的响亮诗歌。